顾少,娶一赠二

作者:翩然若风状态: 全本日期: 12天前

五年前,她一夜荒唐,不小心生了个娃。五年后,他将她抵在墙角:“嫁给我,或者秦氏破产,二选一。”她婉拒:“我、我有娃。”他薄唇一勾,笑的邪魅:“没关系,我愿意喜当爹。”原以为一场交易婚姻,生活必将相敬如冰,不想,却……“这家的菜真好吃!”第二天厨师被请到了家里,成了她的专用御厨。“这家的包真好看!”第二天那家店被转到她名下,她成了老板。他宠她上天,却有逆鳞不可触碰。“哎呀,那边那个帅哥真好看!”结果话语一落,就被脸色黑沉的男人强行拖回了家……【甜宠文,专注虐狗发狗粮一万年!】————最好的爱情,不是来得早,爱的深。而是,你来了,刚好,我也想爱了。

《顾少,娶一赠二》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翩然若风
    五年前,她一夜荒唐,不小心生了个娃。五年后,他将她抵在墙角:“嫁给我,或者秦氏破产,二选一。”她婉拒:“我、我有娃。”他薄唇一勾,笑的邪魅:“没关系,我愿意喜当爹。”原以为一场交易婚姻,生活必将相敬如冰,不想,却……“这家的菜真好吃!”第二天厨师被请到了家里,成了她的专用御厨。“这家的包真好看!”第二天那家店被转到她名下,她成了老板。他宠她上天,却有逆鳞不可触碰。“哎呀,那边那个帅哥真好看!”结果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花开半夏
    她叫温柔,但性子一点也不温柔。五岁时在自家庭院遇见穆寒时,惊为天人。她叫他时哥哥,当他的跟屁虫,巴望着长大后做他的新娘,被他宠上天。小霸王追人的方式简单粗暴:脱个精光色诱他!咬死所有试图接近他的小婊砸!往他铅笔盒里丢毛毛虫,或者找人揍他,再来个美救英雄!直到那儒雅清俊的少年忍无可忍:滚!偏偏她属马,野蹄子,烈性儿,让她滚,她只会蹦跶得更欢。但,天有不测风云。二十岁那年,温柔背上一条人命,没进局子,
  • 作者:天明
    那天晚上回家,多了个陌生的漂亮女人,非要嫁给我当老婆,这该怎么办……(书友群:436649579)在黑岩阅读搜“天明”可找到作者其他完本作品:《我的俏未婚妻》链接:http://www.heiyan.com/book/18888《爱上刁蛮女》链接:http://www.heiyan.com/book/52658《我的野蛮女上司》链接:http://www.heiyan.com/book/39377
  • 作者:初歌
    他毁了她的清白,却对她兴师问罪,说她耍心机,是杀人凶手。她怀孕嫁给他,他却把所有的一切都抛给她,自己逃得远远的。她照顾公司照顾孩子,独自承担一切。孩子突然失踪,他终于肯回来,却说:“找到孩子就离婚。”她断然拒绝,就算孩子不能有父爱,她也必须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直到真相揭开,她心灰意冷,决定成全,他却纠缠不清……
  • 作者:绯色添香
    她是滨城第一名媛,家道中落,亲眼目睹未婚夫和闺蜜办公室亲密无间。他是滨城第一大少,俊美无双,江湖传言活不过三十。●“做我的妻子,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烟雾缭绕中,他轻声道。“对不起,我恐高,不适合做裴太太那么高的位子。”“那就等到你不再恐高。”他声音慵懒道。“你活不过三十,我不想守活寡!”她眸光清冷的道。面对她的质疑,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不会让她守活寡。▲他对她步步紧逼,让她节节败退,面对他的只手
  • 作者:荒芜人烟
    谁说微笑就是欢乐?也许是病呢.........
  • 作者:林镜玄
    高考前夕碰上个疯子。五年后再次落入恶魔之手,她只想逃,却意外发现他的秘密……“我曾经患过人格分裂,不过现在已经痊愈了。”“我管你人格分裂还是精神病,我们之间早就两清了!秦深,你休想再纠缠我!”她用刀片抵上自己的脖子,男人压下怒意,放她走。再次见面,她跪在他面前,如蝼蚁般乞求:“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儿子……”他摁灭烟头,双眸猩红,一把掐住她的下巴,与她鼻尖相抵:“沈尽欢,你好样的,居然将我秦深的儿子藏
  • 作者:陌小图
    离婚那天,颜歆月拉着他的手,含着泪道:“靖谦,我怀孕了。”他缓缓回头,看着面前的女人,眉眼间满是清冷,“颜歆月,小孩子也能被你随便利用吗?”*离婚三年,颜歆月没有想到,回国第二天,她就撞上了他的车。他将她堵在角落,挑眉冷笑,“三年不见,你勾搭男人的手段还是没有一点长进。”孟靖谦,她的前夫,这个已经和她毫无瓜葛的男人,却又反过来咬住她不放。就在她以为自己能重新爱上他时,却发现所有温情都抵不过残酷真相
  • 作者:萌妞坑宝
    下班后帮老公开车赚钱,却接到了老公和怀孕两月的小三。一向贤妻良母的我才发现踏入围城五年半的时间,我竟不知老公已出轨半年。大闹老公和小三的求婚仪式后,本想息事宁人的我却发现自己除了有个五岁的女儿后一无所有了。被迫离婚的第七天,老公娶了小情人。在这场三里屯遇到二里半的喜帖上,我连大闹婚礼的勇气都没有。小三挽着老公的手向我宣誓主权,从人群中蹿出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来搂着我的腰说:曾黎,婚姻欠你一个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