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

作者:鱼格格状态: 连载日期: 2天前

“王爷,王妃杀人了。” “埋了!” “王爷,有人跟王妃表白了!” “砍了!” “王爷,王妃说你又细,又小,手感还不好!” “把她给本王绑到床上去!”某男子怒不可遏,邪魅的冰蓝眸子满是阴戾。 她本是21世纪,不择手段的金牌律师,一朝穿越,成为南隋国鼎鼎大名的废物丑女。她被欺辱,背黑锅,更是被亲人亲手送进监狱。 时光斗转,她王者归来,神鼎在手,灵兽凶猛,打架炼丹信手拈来,废柴的皮囊下到底是怎样的惊世艳艳?遮丑的面纱下到底是怎样的绝色容颜? 这一世,苏陌凉发誓:一定让伤害她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世上只有他,只有那个不在乎她实力和容貌,义无反顾将她纳入羽翼的男人。 “女人,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鱼格格
    “王爷,王妃杀人了。” “埋了!” “王爷,有人跟王妃表白了!” “砍了!” “王爷,王妃说你又细又小,手感还不好!” “给本王绑了!”某男子怒不可遏,邪魅的冰蓝眸子满是阴戾。 她本是21世纪,不择手段的金牌律师,一朝穿越,成为南隋国鼎鼎大名的废物丑女。她被欺辱,背黑锅,更是被亲人亲手送进监狱。 时光斗转,她王者归来,神鼎在手,灵兽凶猛,打架炼丹信手拈来,废柴的皮囊下到底是怎样的惊世艳艳?遮丑的面
  • 作者:鱼格格
    “王爷,王妃杀人了。” “埋了!” “王爷,有人跟王妃表白了!” “砍了!” “王爷,王妃说你又细,又小,手感还不好!” “把她给本王绑到床上去!”某男子怒不可遏,邪魅的冰蓝眸子满是阴戾。 她本是21世纪,不择手段的金牌律师,一朝穿越,成为南隋国鼎鼎大名的废物丑女。她被欺辱,背黑锅,更是被亲人亲手送进监狱。 时光斗转,她王者归来,神鼎在手,灵兽凶猛,打架炼丹信手拈来,废柴的皮囊下到底是怎样的惊世艳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唐风弄月
    【玄幻爽文】【热血玄幻】少年身负旷古烁今的血脉,出自尘埃般的苍云大陆,骑乘九尾神狐闯入了无垠惊才纷呈的天地,注定要演绎出一段万古绝唱的故事。
  • 作者:纠小结
    婚宴上,她还没有向目标下手,竟然就惹上了恶魔!大红的喜床上,他犹如洪水猛兽般疯狂的惩罚了她的身体!“我不是你随便能够乱碰的女人,在我没有让你断子绝孙之前,你最好放我走,并且赔偿我的损失!”恶魔冷笑,直接将她五花大绑带回别墅。“女人,在你想到办法补偿我之前...[详细介绍]
  • 作者:沾衣
    正版简介:《圣武》空间战场,联邦、帝国、新盟的必争之地。 苏芩,她是联邦排名十七,联赛排名三十九的超级职玩。 她是联邦s级战队唯一女性队长。 她代表着联邦女性最高荣耀。 前世她倒在权力斗争之中,今生她登顶巅峰,放眼星空。 看《圣武》最传奇的女人,一路高歌,并肩男神。 这是她的时代,这是她的战纪。私房简介:谁说只有女配才能逆袭?苏芩谨慎的表示,身为女主,她可以逆袭得更漂亮!(ps:本文有CP,1v1
  • 作者:晨曦
    【女强宠文】他冷酷的赐她一碗堕胎药,从此斩断了她与他最后的联系,他邪异的眸子只有冰冷的恨意。最终,她带着残破的身躯终于离去。五年后,宝宝说:“娘,他是谁?”男人说:“求求你,回到我的身边好吗?”女人淡然地笑了笑:“对不起,请让一让。”[详细介绍]
  • 作者:酸菜炒肉
    我叫段牙,生在西南小山村里,本来以为会像父辈那样一辈子浑浑噩噩就过了。可一次打赌从一座汉代墓穴中得到一本古籍——《尸鬼书》,改变了我的一生,为我打开了鬼怪禁忌的大门。汉墓谜团,白衣女鬼,尸眼危机,恐怖血尸,悲惨怨婴,鬼魅狐仙,人鬼情未了……种种诡异之事纷至沓来。诚邀公司改编网剧,详谈,群号317292557,进群私聊,我在群内。
  • 作者:子午时
    刚来异界的楚原饿的头晕眼花,错把神兽当烤肉…… 一吃错成千古恨,一夜之间他变成全大6最有潜力修成战神的绝世天才,无数美女投怀送抱,无数基友前仆后继,各大门派世家倾巢而出势要将他据为己有,然而对于绝世妖兽们为吃上一块他的唐僧肉已经垂涎许久……
  • 作者:殇印
    她未见其人,先睡他身,末了还嫌人是雏儿,活儿不好,一指头就要把人戳死!没想到,人没戳死,妖孽邪肆、只手遮天的男人,却就此缠上了她。她玩儿宅斗,他就端了人的宅子;她玩儿宫斗,他就毁了人的皇宫;她去打江山,他却先一步拿下。某女暴走:“你想干嘛?”某男腹黑一笑:“夫人想要,我随叫随到!”她是他的掌中宝,心头肉,纵使称霸九州,依旧唯妻独尊。 小剧场: 某小妖精意图勾引王上,买通小厮了解王上喜好。 “王上最
  • 作者:苏躲躲
    男友的生日宴,她亲眼看到自己爱了十年的男人和好闺蜜在游轮上缠绵。一个男人从天而降,“跟我结婚,我顺利拿到继承权,你报复他们,岂不双赢?”夏辰希同意。听说他不喜欢女人,对夫妻之事不感兴趣。可是有一天,他忽然将她压在身下,“我有件事跟你坦白。”“什,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