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少狠狠缠绵:求求老公纯一点

作者:梵缺状态: 全本日期: 8个月前

“男人,我很挑食。” 迷离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女子给禁锢在床上。俊美如妖孽的男人淡淡一笑,暧昧说:“没关系,从今以后,你连挑的力气也不会有。”从遇上他那一天开始,她失去了自由,注定成为恶魔的禁脔,一次又一次被强行欺负,奴役并暖窝窝……[详细介绍]

❀ 相关推荐:

《邪少狠狠缠绵:求求老公纯一点》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梵缺
    为了逃避追杀,贺兰玖躲入水底,一不小心看见了某妖孽的果体。 她嘴贱问:“哥哥,你那个……有舌头长吗?” 一句话引发血案,她被妖孽毁了清白! 这下梁子结大了! 等妖孽落难了,她又狠阴了他一把。 得逞后,她阴险笑了:你毁我清白,我让你不举,公平吧。 妖孽反击:“那……我们就凑成对吧。” “!!!……” (妖孽宣言:本王可以欺负你,但,别人不行!)
  • 作者:梵缺
    (完结文!)“当年,我也是个痴情的种子,结果下了场雨……淹死了。唉!”她摇头叹息,无耻中!终于惹某爷发飙了,邪佞警告:“女人,敢再勾搭男人试试看?”她讪然一笑,回道:“爷,我不是这样勾搭上你了么?”他俊脸一沉,阴狠宣布:“听着,本王是最后一个!”
  • 作者:梵缺
    (正文完结)“本王说一,你就不能答二。”“是。”那她答三便是了,也不麻烦。“本王要你向东,你不能向西。”“是。”她再温顺点头,不能向东和向西,那向南向北也不错,问题不大。“本王不准你去找别的男人。”“是!”她更加肯定点头。从不找男人,一般只有送上门……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厌笔萧生06
    骑士王说:“我们骑士,用剑和盾守卫王国。” 夜风说:“我用铁蒺藜和暴雨梨花针杀死公爵和太子。” 魔法师说:“我们魔法师是远攻之王,一个魔法可杀五百人。” 夜风说:“我是杀人王,我唐家毒药,杀人无形,千里不留人。” 唐家弟子夜风,穿越到月华大陆,骑着毒蜘蛛打败了圣骑士,驱赶着千万毒蛇毒死了黄金神龙,用唐家的暴雨梨花针杀死了圣魔导师,用春药迷住了美人鱼公主。
  • 作者:叶非夜
    “大神,会暖床,求包养,身轻,体柔,技术强,不到天亮不起床...”凌沫沫脸不红气不喘的贴近李情深的怀里,李情深纹丝不动,淡淡的瞥了一眼衣衫凌乱的凌沫沫,缓缓开口:“滚...”
  • 作者:猫千草
    一朝穿越,她来到了神兽鲲鹏和神祗所创建的苍穹界,沦为了伺候圣蛋的保姆,拜托,蛋也要伺候的吗?而且这枚蛋居然还是传说中的凤凰蛋!对于曾经戴过一条杠,偶尔当过三好学生,整体来说成绩永远处于中流砥柱的高中生来说,美男历来是求精不求多的。 “高小圆,你果然有趣得很。”风情万种的王爷,对着她却有莫名的纵容。“你——可能喜欢我?”冷漠如斯的公子,却在祈求着她的怜爱。“若是你敢丢下我,此生此世,我都不会放过你!
  • 作者:丫头神叨叨
    两只怪兽争夺的宝物意外坠落人间。</p> 一个哑巴女孩突然开口说话,一双洞穿阴阳的眼睛却也看不穿人世间的险恶。</p> 意外获得的珠子到底想要指引她什么?一个老骗子和一个小女孩的故事……&
  • 作者:不道心
    那一年,她十九岁,他二十四。他吼她:不许看别的男人。她喊冤:我没有。他不听,直接攻城略地,喊打喊杀,手段残忍。醋意狂飙。那一年,她二十岁,他二十五。他吼她:你恶心我干嘛?她喊冤:我控制不了,这是身体自然反应。他抓狂,把她丢进医院,逼她看心理医生,憋着欲火等她消停,然后继续欺压。那一年,她二十一,他二十六。他吼她:我的钱还不够你花吗?她喊冤:人红起来我也没辙。他又要抓狂了,她很识趣儿,主动换上睡衣,
  • 作者:野北
    【女强,宠文】穿越算什么,牛人到哪里都是牛人。草包?!才华尽展亮瞎你们狗眼。废物?!九窍全开我本修练天才。丑女?!面具之下风华美冠天下。炼百灵,聚万兽……惹我?作为大陆上唯一的炼妖师,我不介意帮你回炉!忠我敬我依从我,我自护他重他荣华富贵皆与之分享,欺我骗我背叛我,我皆诛之绝不留情!逆天算什么,人不容我必诛之,天不容我,我便破了这天,重造一片乾坤朗朗!***作为黑白两道通吃,商政两界通杀的黑道女王
  • 作者:灵猫香
    一边脱去外套,露出他精工细作的灰色衬衣。再去看床上那个小小的一团肉,更觉得不可思议,“她?她还没有我儿子年龄大呢,看上去小学毕业没?” 这样子的小不点女孩……搞上床……睡了……是不是太没有道德了? 秘书哑然失笑,“她不小了,都十六岁了,个头虽然矮小,不过身材很惹火……该有的她都有……戴总,她就是您要找的人,错不了,就是她!” 就她? 戴宗元研究性地看了看女孩暴露的乳湾,嗯,的确雪白丰满,有一个非常
  • 作者:醉在唇齿
    拜他那个想孙子想疯了的奶奶所刺,居然给他下药,让他和那个花痴女共度良宵,做了一声马拉松式的爱,原来这一切,只是因为那女人想得到上流社会的头衔,才设下的陷阱…… “袁小球,你够不要脸,够不知廉耻够下!怎么?五年还坐不到蓝氏总裁夫人的位置就想来这招吗?五年没有得到我就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以为就能入主这山庄了吗?你是在做梦!” “拿着钱,滚!”他阴沉着脸,字字含刀! 她说“就算你现在就死,我也不会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