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狂妻:男人,别泡我!

作者:野北状态: 全本日期: 8个月前

她是国家机器,最棘手的蔷薇。近身博击强悍,无论用刀用枪都是行家里手。秘密任务中被同伴击杀,却借着一位花样少女的身体重生。没想到的是,这个少女竟然却是地下世界的公主。貌似无害的未婚夫、霸道冷血的黑道帝王、风流不羁的混血大盗……优秀男人,蜂涌而至,...[详细介绍]

《特工狂妻:男人,别泡我!》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野北
    她是穿越而来,腹黑妖孽的异能特工。他是表面冷血,实则妖孽的双面皇帝。当妖孽遇到妖孽,强人遇到强人,这个世界注定要波涛汹涌。合作还是PK?这是个问题!
  • 作者:野北
    不要爱上朕,寡人是祸水!女特种兵重生后宫遗腹子,十岁幼龄假冒男儿身坐上龙位。内有奸臣贼子,外有敌国虎视又如何?!看一代天“娇”翻云覆雨,笑傲天下,抱得美男归!此文美男众多,有歪诗为证:风行碎星魄,烈焰舞箫音,耀阳映雪色,融却北宫寒。...
  • 作者:野北
    她穿越而来,腹黑薄情;他强势霸道,嚣张冷血。赤焰王奉旨选妃,一眼看中楚家最乖的九小姐,谁想到,乖巧外衣下却是那样的不羁轻狂。他偏不信,他堂堂一藩之王搞不定她这个小LOLI?!硬得不行来软的,索性他就把她宠得人神共愤,无法无天,待那时,倒要看,她当真还能那样对他不以为然?!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笔木花
    太医令董自明,杏林中人,医人无数,德高望重。奈何,此人无女儿缘就罢了,竟连孙女缘也没?一个孙子,两个孙子,三四五六。盼啊盼,第七个,总算盼来个孙女了,如得珍宝,取名董赟(小女郎董赟,乖巧可人,嘴甜讨喜,四岁诵《内经》,六岁背《伤寒》。董自明大喜,倍加宠爱。 后来,小女郎遇上了一位大胡子叔叔,被大胡子领回家,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
  • 作者:湖涂
    关于重生农村好媳妇: 上辈子的张宁,是村子里唯一走出来的民营企业家,却所嫁非人,孤独病死。再次重来,在八十年代这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里,张宁决定为自己选择一条不同的路。搞承包、盖厂房……她带领着婆家发家致富,让上辈子为了救她而牺牲的人重新获得了幸福。这是一个八十年代,重生的农村好媳妇的故事。主和女配都是重生的,一个是好女人重生继续做好女人。一个人坏女人重生,想要挽回曾经的一切……入位朋友们,接到
  • 作者:鸢琅
    曲南希大学开始喜欢上了自己室友,初恋来得如此凶残,曲少爷伏低做小,在学时为对方买饭泡妞竞选作弊写作业背黑锅熬夜整理文献,工作后,曲少爷撇下自家公司不管尾随室友跑到对手企业里打工,继续为对方买饭上位出差写策划背黑锅熬夜整理数据…… 折腾四年,室友君攀上了上司的女儿,准夫妻俩一个说自己性向正常要和基佬保持距离, 一个直接抡起花瓶给了曲少爷当头一砸。 于是头破血流的曲少爷性情大变,从一只偶尔傲娇的小兔子
  • 作者:单兮
    她紧紧咬着下唇,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混蛋!”“这样就算混蛋?那,我还能更混蛋点……”他放肆的邪恶一笑。原本温如初只打算潜太子爷一次,结果被太子爷反潜一次又一次。外表冷酷里面闷骚的太子爷对上战斗力不差的伪淑女。“女人,老子的第一次给了你,敢跑试试看!”
  • 作者:小宇柔
    他是华娱圈最年青的知名编剧,也是华娱圈最知名的年青艺人,同时也是极具票房号召力的新锐导演,更是华娱圈婔闻最多的帅气偶像。 在亚洲乃至世界娱乐圈,他也是知名的华夏新生代明星偶像。可在这些赞誉声中,羡慕嫉妒他的人,总会酸酸的说上一句‘那家伙就是个演艺圈的另类’。 对于这种评价,他从来都是抱于一笑道:“另类,意味着与众不同,标新立异。能成为一个演艺圈另类明星,我很骄傲!”
  • 作者:凌语溪
    “哥哥带我看爱情动作片!” “哥哥教我吸烟!” “哥哥偷看我洗澡!” 每次做坏事,顾唯一都不忘捎上她后爸带来的拖油瓶。 但她却没料到,顾临不是闷油瓶,他是只腹黑狼。 “顾临你给我滚出去!”她缩在浴缸里大吼大叫。 他好整以暇的轻笑:“你不是说我偷看你洗澡吗?我从不偷、看!”
  • 作者:纠小结
    他不爱她,却为她套上了代表真爱的钻戒!他禁锢她,在一夜虐宠之后,便将她打入地狱。三年后,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再一次踏进地狱,只为能够成为他的妻子,成为他发泄仇恨的工具。逃了那么久,此刻,她才明白,原来她的心从来都只在他的身上没有离开过……[详细介绍]
  • 作者:雪色无香
    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她陌琉璃被血脉至亲推向死亡之路,沦为苦情司的可怜人。 死而复生,她不再是任人摆布的陌琉璃,而是借尸还魂、只为复仇的施晴。 骗了她的人,欺了她的人,这一世她要他们血债血偿! 前行的路满是泥泞,她被冷血的亲人推向后宫,命运堪忧、几经飘零。 原以为她会随着这具身体前世的爱人远走高飞,没想到却被腹黑的他拉着越陷越深。 最终他在推万人入崖时,情不自禁拉了她一把,无论是与她共度天牢还是雕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