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草包嫡女:腹黑小兽医

作者:野北状态: 连载日期: 8个月前

见血就晕?笑话,她可是外科专家!不识药草?开什么国际玩笑,她可是中药世家传人! 一朝穿越,紫家草包大小姐华丽转身,左手手术刀,右手九星炉,一对透视灵眸,看轻天下苍生。 神器神兽、神丹灵药……世间之物在紫瞳眼中只有两种,她喜欢的尽收囊中,她讨厌的尽情毁灭。 某男霸道拥着她的纤腰:那夫人是喜欢我呢,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呢?! 穿越玄幻?对!霸道女强?是!腹黑搞笑?没错!霸道宠溺?绝对! 绝色美男霸道女主,大杀四方缠绵悱恻,虐渣女贱男,揽奇珍异宝……你能想到的全有,你想不到的也有! 溺宠系列第二部,紫瞳篇,北北2014玄幻巨献。

《溺宠草包嫡女:腹黑小兽医》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野北
    不能习武,就是草包?不能聚气,便是废柴?他们可知道,她本是天才?!一朝穿越,紫家见血就晕的草包废物华丽转身,一把银针,一座神鼎,一对透视灵眸,看轻天下苍生。神器、神兽、神丹……世间之物在紫瞳眼中只有两种,她喜欢的尽收囊中,她讨厌的尽情毁灭。某男霸道拥着她的纤腰:那你是喜欢我呢,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呢?!穿越玄幻?对!霸道女强?是!腹黑搞笑?没错!霸道宠溺?绝对!绝色美男霸道女主,大杀四方缠绵悱恻,
  • 作者:野北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女特种兵重生妖狐公主,一朝醒来却成了九王爷的契约宠物。主人强悍,宠物更强悍。什么?!万一主人挂了,宠物也会挂!不行,我要解除契约!在此之前,各位想对我家主人图谋不轨的童鞋请小心,本妖很霸道很阴险!此文秉承上本祸水的YD和美男多多的良好传统,某北尽量写得轻松,如不慎沉重,请见谅!
  • 作者:野北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她是穿越而来,腹黑妖孽的异能特工。他是表面冷血,实则妖孽的双面皇帝。当妖孽遇到妖孽,强人遇到强人,这个世界注定要波涛汹涌。合作还是PK?这是个问题!本书美男众多,有歪诗为证:月将逝,玄袍舞淡影。花未绽,劲草啸疾风。东方旭日初破晓,西门城外夜露寒。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鸿星
    在一次远古的召唤中,黑牛与蕾丝特还有王明三人,他们被远古空间的巫师选中,召唤到了异度空间。其中黑牛在穿越时空隧道之时,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碰巧吸收了时空隧道之中的一位武神灵魂,全身的经脉也被隧道中的万...[详细介绍]
  • 作者:疯子一枚
    什么?!当朝有权有势、风华绝代的王爷,竟然使计娶了众所周知的傻小姐?天下多少女子想嫁给他,这……有违常理……咦?一个傻瓜怎么脾气刁钻古怪?在闹得王府鸡犬不宁后,又跑到一旁乐悠悠地瞧戏,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这,怎么回事…
  • 作者:半刃桃花
    ☆打架冒险大长文,不适慎入 阴森荒芜的城中城,大漠中生存战斗着的部落民族,遥远深海底的人鱼国度,神秘的东方穆族大陆,冰天雪地中的女神殿…… 冒险,成长,神脑洞——就在。 ~★~☆~★~☆~★~☆~★~☆~★~☆~★~☆~★~☆~★~☆~★~☆~ 楚云被丢进了一个全民失忆的世界—— 所以说,他万万没有想到,苦苦寻找了那么久的那个人 其实一直就在身边_(:3」∠)_ 这是一个受为了救攻,抹去记忆来到陌
  • 作者:我是虫子
    “蓝总,不好了!童小姐又要嫁人了!”“什么?把那个男人给我剁碎了扔到海里喂鱼!”敢勾引他的女人就得做好拿命来换的准备!穿着婚纱的童颜看着走进来的男人,浅笑道,“蓝总又不介意绿云罩顶,当个现成便宜爹了?”不,他该死的介意!可他更介意这个女人嫁给其他人,所以,不管她是一嫁二嫁,还是三嫁四嫁,不管她是带球嫁,还是带着拖油瓶嫁,她所嫁的男人都只能是他!
  • 作者:水边的梅...
    穿越后,被误以为是青楼女子,邪王冷笑,“你已然挑起了本王的兴致了,还想逃么?”他将她紧紧地禁锢在了怀中,她眼里都是恨意,身子却像是妖媚的蛇一般攀援着……那个叫阿箫前世的男子,每每的出现,带给她的都是那种刻骨的缱绻与旖旎!终于,她悄然消失在了他的势力下,却在四年...[详细介绍]
  • 作者:水边的梅...
    他资产亿万,泡吧,玩女人,出名的冷酷邪恶!她嘴角微扬,如此极品怎能放过?俏然一句,大叔,丫头非你不嫁!他狂笑,如果你想恶搞,我奉陪到底!于是,人前她明朗,他风度,人后她与他刀光剑影,针锋相对!她的到来,是一个谜,他的爱情,是一个局,究竟谁的谜底能解开谁的局,一...[详细介绍]
  • 作者:水边的梅...
    苏婉珏吃痛了,忍不住叫了,“你放开我,放开我!”“放开你?你兴冲冲地跑来激起了爷的兴致,现在想要爷放手?你当爷是谁?”说话间,他忽然就低下了头,然后一个突然的动作,几乎就让宛珏昏厥了过去,他吻住了她……被迫成了暴君的贴身婢女,她咬牙活着,为的只是那一个长身肃立...
  • 作者:安初夏
    “老婆,再要我一次。”漆黑的夜晚,某男无耻的缠了上去,轻啃着她的耳垂诱哄着。深吸口气,她转头,狠狠的在他脸上掐了一把,怒斥道:“黎昕尧,你给我滚。”“老婆。”他无辜的在她她唇上轻舔,“昨晚的你好热情,我好想念……”他设计、布局才令逃跑了...[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