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招拆招

作者:欧阳糯米状态: 连载日期: 8个月前

在江筱叶醒来后,季恒只想让女人知道三件事: 1. 他和她很熟 2. 她离不开他 3. 带上嫁妆跟他走 而江侦探只发现了一件事:季恒=冷酷无情+不可理喻+蛇精病 且看她如何抽丝剥茧,逆袭成功 《不依不饶》 《婚外无恋》 就戳一戳,收藏吧(*^__^*) 每周四、周日为存稿日,其余时间照常更新 谢绝扒榜 # 入> 本文于12月18日入v,入经看过的读者亲,请不用再点击购买了。谢谢亲们一如既往的支持。真相一层层剥开,季恒逐渐发现未婚妻隐藏至深的秘密,而这秘密背后究竟包含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过往,敬请期待。

最新更新第85章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欧阳糯米
    相亲失败,公司倒闭,无依无靠的袁青只能投奔自己的竹马——腹黑而神秘的悬疑作家吕白。 在同一屋檐下的日子,她渐渐发现了他的秘密…… 腹黑傲娇作家X炸毛吃货助理 ◆◆ 看文小贴士◆◆ 1. 故事有轻松有曲折,但坚持1v1,HE 2. 糯米本人并非专职作家,涉及相关z职业内容如有不当之处,还望亲们海涵 3. 因为是上班族,本文周一至周四、周六18:30-凌晨更新 存稿待开坑《魅生》入职半年以来,莫小铃只
  • 作者:欧阳糯米
    ◆◆文案◆◆ 深更半夜,丁太太偷偷溜进丁先生的房间 据说,保险柜里藏着完败丁先生的重要证据 丁太太试了丁先生的生日,丁先生他妈的生日和丁先生他爸的生日 结果都不能打开。 就在这时,黑暗里响起一个凉凉的声音: “干嘛不试试你自己的生日?” #1 因工作换了在太忙,文文定为隔日更新,谢谢亲的支持 糯米玻璃心一颗,谢绝扒榜! 《婚外无恋》 既然来了,就收下吧 # 入文于6月16日入v,并从第28章到33
  • 作者:欧阳糯米
    在江筱叶醒来后,季恒只想让女人知道三件事: 1. 他和她很熟 2. 她离不开他 3. 带上嫁妆跟他走 而江侦探只发现了一件事:季恒=冷酷无情+不可理喻+蛇精病 且看她如何抽丝剥茧,逆袭成功 《不依不饶》 《婚外无恋》 就戳一戳,收藏吧(*^__^*) 每周四、周日为存稿日,其余时间照常更新 谢绝扒榜 # 入> 本文于12月18日入v,入经看过的读者亲,请不用再点击购买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幽幽的沙拉酱
    -「来拎走你家女孩!她又来祸害世界了!」 -「求你了把她随身携带不要放出来了只有在你身边她才是安全的啊!」 -「因为你要和犯罪作斗争,所以我愿成为你手中最锋利的剑。」 -「如果你要与世界为敌,我会为你让末日来临。」 → 我家女主真的已经成年了她比某位智商187的博士还要年长九岁呢!她只是长得矮还娃娃脸而已,真的! → 时间架空,年份时间轴时间点全部架空! → &lt
  • 作者:西西泡
    星历二十一世纪,对女人来说,是个拼夫的时代。 可受尽苦难的黎念重生,偏偏想逆世而行,为自己赚个自由的时代!
  • 作者:水三千
    人生如一场逆旅,当唐福最终走到了巅峰,也就意味着旅途的终结……
  • 作者:恺撒月
    齐砚是一个歌手,后来他蠢死了。 然后得到第二次机会,带着系统重回娱乐圈 但是…… 齐砚:我只是一个歌手啊,要做什么才能拯救世界? 系统:看见那朵白莲花了吗?去揍他。 齐砚:哦! 系统:看见那个渣攻了吗?去踹他。 齐砚:哦! 系统:看见贺老师了吗?去亲他。 齐砚:哦……不对等等! 这是一个蠢白小歌手被系统坑害,把自己打包送给腹黑大作家吃干抹净的缠((((故事。 升级为主,斗争为辅,谈恋爱总是没时间。
  • 作者:陈匿
    她:已经过去三千年多了?呐,快要没耐心了,时间不多,干脆强行破出去算了…… 咦?这小子…… 唔,正好,就他了! 呐,开始你的主角之路吧! 他:啊?怎么回事?我只记得白光一闪,怎么醒来就变样了?难道是被外星人抓走了?! 什么?全系体质?魔法师?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嘛……还有个神秘人?她要帮我? ……好吧,我明白了,我就是传说中的主角!(握拳) 默默路过的流线型白光:我表示很无辜。 PS:求推荐收
  • 作者:冷出尘
    夏灵儿,21世纪毒医特工,腹黑,狡猾,伪善,不是好人,一朝穿越再次睁眼,竟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而且,还好死不死,刚好砸在了某个冰山皇帝的身上… ——上帝,戳瞎我的双眼吧… 帝弑天,天泽国尊贵无比的皇帝陛下,冷酷,睿智,残暴,不近女色。在选后大典上,竟被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砸中… ——该死的! 某帝狭长的丹凤眼一眯,仔细观摩了某兽的身子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母的?王后就它吧!” 闻言,众臣风
  • 作者:珵夏
    唐宝蓝的记忆当中自己一直居住在一个安静的村子,直到一群外来人的闯入,让她平凡的生活从此打翻…… 可是谁能告诉我,什么叫做NPC吗? 还有,我怎么就是NPC了呢? ps:我这么萌,你们真的不来个收藏,不投个推荐票票之类的吗!~~~~
  • 作者:沉默醉
    她是少不更事的酷吏之女,一夜由云间摔落地面,只能卑微乞活,俯于尘埃。 他是素有活阎王之称的宴王,高高在上。 为避罚没为官奴的命运,犯臣之女以卑微之躯得侍于宴王。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问:要死要活? 她仰头,没好气的道:当然要活。 不仅要活,为了自己,为了家人,她还想要和他比肩,做这个人人惮之惧之骇之的宴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