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

作者:三两小胖哞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我云倾挽发誓,有朝一日,定让那些负我的,欺我的,辱我的,践踏我的,凌虐我的人付出血的代价!”前世,她一身医术生死人肉白骨,悬壶济世安天下,可那些曾得她恩惠的,最后皆选择了欺辱她,背叛她,凌虐她,杀害她!睁眼重回十七岁,前世神医化身铁血修罗,心狠手辣名满天下。为报仇雪恨,她孤身潜回死亡之地,步步为谋扶植反派大boss。谁料,却被反派强宠措手不及!云倾挽:“我只是随手灭虫杀害,王爷不必记在心上。”司徒霆:“那怎么能行,本王乃性情中人,姑娘大恩无以为报,本王只能以身相许!”

《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三两小胖哞
    “我云倾挽发誓,有朝一日,定让那些负我的,欺我的,辱我的,践踏我的,凌虐我的人付出血的代价!”前世,她一身医术生死人肉白骨,悬壶济世安天下,可那些曾得她恩惠的,最后皆选择了欺辱她,背叛她,凌虐她,杀害她!睁眼重回十七岁,前世神医化身铁血修罗,心狠手辣名满天下。为报仇雪恨,她孤身潜回死亡之地,步步为谋扶植反派大boss。谁料,却被反派强宠措手不及!云倾挽:“我只是随手灭虫杀害,王爷不必记在心上。”司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海沫
    “啊……不要过来,别吃我!”赵思彤惊慌地看着胯间只穿着足够遮羞的布的“男女野人”,吓得倒退连连……“宸哥哥,什么好基友?小受又是什么意思?”“宸哥哥,什么叫做YY?那两个女人说在YY你!”“宸哥哥,什么叫ML?”——某妖孽男人眼光深邃地看着她:“过来,这些问题我现在就帮你解答……”
  • 作者:初七七
    沈厉南是个掌控欲极强的偏执狂,而乔小诺就是他的心病。为了套住自己心爱的小姑娘,他整整忍了十年,如今好不容易就要得手了,她居然想逃?这下,他再也忍不住了!“沈厉南,你就是个疯子,十足的疯子!”“我从未否认。”“你到底想干什么?”“和你生猴子!”
  • 作者:李不言
    【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他、M国太子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称行走的阎王爷。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擦出了火花。她怒;“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他轻点烟灰,嘲讽道;“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第三日,他出现在她
  • 作者:月依明
    【新文《江少宠上天:娇妻,太凶萌》已上传】 重生的顾安安坚定目标——一定要把席方泽这棵好白菜给拱了。 撩过之后才发现,他的手段比她高明百倍,宠起她来丧心病狂! “席少,您成为商界霸主的动力是……”“攒老婆本。” “席少,听说您厨艺比特级厨师还好?”“我老婆爱吃。” “席少,您怎么想着跨行业发展游乐场的?”“我老婆爱玩。” “席少,那您是怎么开发出来世上最舒服的床垫的?” 席方泽眸色转暗:“我老婆爱
  • 作者:戏玹
    重生前的楚君顾,整张脸刀痕满满,丑如罗刹。 重生后的楚君顾,摸着自己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儿,哟哟的直感叹: “真TM漂亮!虽说有老黄瓜刷绿漆的嫌疑,但是很够劲啊有没有?!啧啧~~这一次脑子不抽了,坚决不毁容,毁别人去!” 重生前的楚君顾,被迫成为国际通缉榜上的重点对象之一。 重生后的楚君顾,笑眯眯的磨着刀子,擦亮手枪: “要不再加把劲,把那个之一,换成第一?”
  • 作者:跃之妖妖
    足足有十年的时光,但凡谈起“时念卿”的名字,帝城所有人皆是羡慕又嫉妒的。 人人都知道,她是S帝国太子爷霍寒景心尖上最宠爱的宝贝,别人多瞪她一眼都是触了霍寒景的逆鳞,犯了死罪…… 可是,谁也想不到,时念卿成人礼的第二天,霍寒景从她的床上起来,一边慢条斯理系着衬衣纽扣,一边微笑着眼睛不眨把她送入监狱…… 帝城的人都嗤笑:霍寒景对她,终究不过是玩玩儿,腻了也就弃了。 而她,也是这样认为。 五年后,再次相
  • 作者:风弦渡
    【新作:《修罗女帝,万万岁!》连载中~】 前世,一代天女为师姐所嫉妒,被陷害与魔君有染,受刑身死; 今生,她投胎为人间一个小女婴,誓要飞升成仙! 法宝?本命飞剑一出,谁与争锋; 丹药?丹神秘传在手,凡草也能变仙丹; 绝世天才?在真仙转世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只是谁能告诉她,这一世,为何她真的和那个十恶不赦的魔君纠缠不清…… 她以剑锋指他,冰冷警惕:“你……到底是谁?” 他眉梢一挑,轻笑:“你的未婚
  • 作者:叶乔木
    五岁,宋时澜不小心看光了八岁的凌晏尘,被他威胁:“不许告诉别人,否则会怀孕!” 十五岁,宋时澜到处散布谣言:“凌晏尘那里啊,我见过……啧啧,真小。” 二十三岁,她遭遇背叛,被人下药,一夜混乱的对象竟然是凌晏尘这个冤家! 某人淡定的把她拖到民政局:“宋时澜,你要对我负责。” “我不要!” “因为你的污蔑,我现在娶不到老婆了,你不负责谁负责?” 宋时澜:“……” * 被迫上了贼船,宋时澜每天都想着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