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有罪时

作者:丁墨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他说:“人人都判定我有罪,你呢?” 她说:“也许吧。” 他笑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寻找证据,要么给你洗清冤屈。要么抓你,再等你。” 他说:“好,说定了。” 文案就是来搞气氛的,不要被误导。本文极甜。 悬疑爱情文,每周一至周六晚8点前更新3000+,作者一把老骨头周日休息不更。

《待我有罪时》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丁墨
    出版精简稿。街灯的流光中,男人的侧脸,比夜色还要冷漠坚硬。“我从不帮人。”男人看着她扣在自己长裤上、污渍斑斑的手指。几个宪兵走上前,准备将她拖走。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瘫在他们的臂弯中。却在这时,他冷冷清清的声音道:“我只做利益交换。你用什么,换你的命?”
  • 作者:丁墨
    丁墨都市言情推理文第二部。 约会时,他说:“我对这种事没兴趣。不过如果你每十分钟亲我一下,我可以陪你做任何无聊的事。” 吃醋时,他说:“与我相比,这个男人从头到脚写满愚蠢。唯一不蠢的地方,是他也知道你是个好女人。” 爱爱时,他说:“虽然我没有经验,但资质和领悟力超群。顺便提一句,我的观察力也很好。” 求婚时,他说:“言语无法表达。如果一定要概括,那就是——我爱你,以我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 作者:丁墨
    第一次见面,她非要赠送给他一枚糕点。尽管他最讨厌甜食,还是努力吃掉了;第二次,她因为害怕伸手抱了他。他脸色微红:“这位小姐,请先松手。”第三次,她不小心亲了他,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却说:“意外而已,你不必介怀。”作为一名接受过良好教育、身心健康的优秀军官,应寒时无法不介怀自己的初吻。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对她负责。——当他负手站在星空下,温柔凝视着我。我看到星星化为流光,在他身后坠落。Star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满袖风花
    【男主重生1v1he】 “我很想你。”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深黑瞳眸盛满化不开的深情。 “你谁?麻烦滚远一点。” 这是她第二次见他,依旧是深黑的眼,却充满了不屑一顾的冷漠。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多看一眼,我便赚到一眼。” 这是她第三次见他,在自己被撬开了窗户的卧室里,在黑灯瞎火的床边。 第四次,她终于露出微笑,一个过肩摔把人砸到地上, “唐大少爷,不管您是不是精分我都麻烦你从此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我就
  • 作者:银瓶
    “不好了!不好了!诸天世界第一凶煞穆炎被派去做面位任务了!” 得知这个消息,各大面位的尊主们立即瑟瑟发抖,求神拜佛,生怕穆炎挑中了自己的地盘!要知道,来的不仅仅是穆炎,还有穆炎身后宠妻成狂的某位大人啊! 一句话,这某位大人追娇妻追得诸天世界胡乱跑,奈何娇妻只想一心发展事业将他视若无物的悲惨故事。 (某大人:暴风哭泣.jpg)
  • 作者:金鸡纳霜
    官场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从未曾有过退缩的念头,他迎难而上,一步一步走向颠峰。 他的经历曲折坎坷,他崛起速度超越常人.....这一切只因为他从未动摇过自己的信念,他的胸腔内总是激荡着一股热血!
  • 作者:鱼有有
    她曾是天下之师,辅佐幼帝登基,权倾朝野,却因功高震主被害而亡,死前毁了江山陪葬。 他是异世权王,冷心绝情,手握天下大权。 乱葬岗上一夜纠缠,她借他解了困境,却再难以脱身。 ---------- “江山可毁,天下可灭,唯独你,本王绝不放手!”
  • 作者:独木桥
    2003年初。 此时,淘宝尚未成立,小米不见踪影,房价没有高不可攀,所有行业欣欣向荣…… 带着未来的记忆,陈平回到了2003,一个遍地黄金的2003。
  • 作者:亦辰
    他是江城权贵,也是心狠手辣的野心家。他为了复仇,摧毁了她的家,还企图将她占为己有。 她是他口中“捂不热的石头”,他是她眼中罪大恶极的仇人。 两个被仇恨裹挟的人却被情捆绑在了一起,缠缠绕绕,无休无止。 六年后,天才宝贝归来。 大宝贝:“叔叔,告诉你件事,你戴面具超酷。” 湛胤钒:“我告诉你件更酷的事,我是你亲爹。” 大宝贝拉来他爹:“骗人,这才是我亲爹!”
  • 作者:莳莳
    他是权势滔天、冷酷毒辣的风云巨子,却对她穷追不舍,纠缠不断,宠她入云巅。 她避之唯恐不及,满脑子只想跑。 又一次被逮住,墨尧循循善诱道:“占了我的人,生了我的崽,还想不负责任,逃之夭夭,这是何道理?” 苏念痛诉,“明明是你非礼我,逼我造人的!” 墨尧:“那我再逼你一次!” …… 都说墨尧生性凉薄,形如浮冰,不近女色。 呵呵,谁说的,站出来,苏念一定打死他!
  • 作者:岐峰
    【人言命运如江河归海,天意难逃。】 【殊不知枭雄迎众逆流,自有其道。】 …… 一场看似平常的冲突, 将青涩少年推向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面对命运的嘲弄和生活的重压, 他选择挺直脊梁,奋起反抗。 誓用一生傲骨,铸起万丈辉煌。 何惧江湖血浪翻涌, 只要身边站着比肩的兄弟, 那么这世界,便永不足以令人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