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萌宝:总裁爹地,认栽吧

作者:图南南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你去整容了?”“你才整容了,我就去生了个孩子。”四年前,她是南城审美畸形打扮重口的笑话,遭闺蜜渣男陷害流落异国;四年后,她携一萌宝华丽回归,成为娱乐圈翻云覆雨的金牌经纪人。渣男贱女套路她,她要他们一无所有;强势上司挤兑,她手下大咖云集,直接碾压。不过,那莫名强吻她的某男人,是什么情况?据说还是富可敌国只手遮天第一财阀继承人?明明当初是他对她一脸嫌弃,喂她吃药把她丢掉,现在要当孩子的爹地?姜如暖抱胸一笑,“不好意思裴先生,晚了。”

《千亿萌宝:总裁爹地,认栽吧》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图南南
    “你去整容了?”“你才整容了,我就去生了个孩子。”四年前,她是南城审美畸形打扮重口的笑话,遭闺蜜渣男陷害流落异国;四年后,她携一萌宝华丽回归,成为娱乐圈翻云覆雨的金牌经纪人。渣男贱女套路她,她要他们一无所有;强势上司挤兑,她手下大咖云集,直接碾压。不过,那莫名强吻她的某男人,是什么情况?据说还是富可敌国只手遮天第一财阀继承人?明明当初是他对她一脸嫌弃,喂她吃药把她丢掉,现在要当孩子的爹地?姜如暖抱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福喜喜
    他派人绑她到面前,捏着她的下巴,眸光冷厉,“女人,有胆量做错事,就要有胆量承担后果!”“……”很久很久之后,她痛了,累了,决定放手,“傅聿宸,我再也不爱你了。”他却一反常态,牢牢禁锢她的腰,在她耳边嘶摩,“兰儿,游戏是你开始的,但说‘over’的权利,在我。”只要他没有厌倦她,她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休想逃。
  • 作者:微暖
    重活一世,作为皇公主,镜司怜觉得自已做过最明智的决定就是拐了恶名昭著的妖孽摄政王。可当真相摆在面前,她才知道,明智这词,真特么离她太远!再遇。她被朝臣逼婚逼到离宫出走。随手捡个萌娃,正策划着将萌娃培养成继承人大计时,那个据说是萌娃亲爹的找上了门。对着那张那久违,犹如谪仙一般的脸,某女磨牙。“你家的娃?”某男脸上是面对她时一惯的温笑“嗯。”“和你一点儿也不像!”真希望你被绿了!看穿她心思般,某男低笑
  • 作者:一颗蛋白
    丞相府不受重视的嫡女?万人可欺的废材?还是齐国第一丑女?还被家里的人丢到这齐国的北境自生自灭!?这是穿越了?还在一个极不受宠被人虐待至死的柔弱女孩身上。一向以淡定闻名的萧羽现在不淡定了。想我萧羽身为天下第一的天师,上盗墓下可抓鬼,连杀手届的第一都打不过的她居然被老天给玩了……我的座右铭是人若犯我,我忍。人若再犯,我还忍。什么?你还想犯我?不好意思,明天的太阳你怕是见不到了!除庶女,打渣男,收鬼怪,
  • 作者:钱包
    一场设计,小哑巴温绯意被迫嫁给霖城顶端的男人。他不爱她,却格外宠她。直到父亲枉死,儿子被抢,她才明白,他宠着的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的影子。两年后重逢。她可以重新开口说话,却仿佛将他忘了个干净。“你挡住我路了。”男人霸道却优雅的握住她的手,“是你走错路了,回家的方向在那里。”“可我嫁给别人了。”他矜贵一笑,下一秒,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反手将她扛回房间,“除非我死在床上,否则别想改嫁。”
  • 作者:车沐妍
    她爱他多年,却在生日当天惨遭未婚夫和亲妹妹同时背叛。慌乱之下,她竟然要被逼着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残疾老男人。发布会上,传闻中的老男人突然出现,竟然是……“我要你娶我!”她打电话给妹妹的未婚夫“传闻是真的,江兮瑾,你愿意嫁给我吗?”初次见面的他,竟然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求婚仪式……
  • 作者:夜夜夜
    只因她男科医生的身份,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过她,被赶出家门当天,正巧遇到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前来挂号。“慕简简,医好我,我替你报仇。”天下还有这等好事?董氏集团当家总裁,跺跺脚整个东城都会抖一抖的大人物免费送上门的服务,不用白不用!电疗、药疗、人疗都不管用后,慕简简决定亲自上阵。第二天,慕简简扶着酸痛的小蛮腰抗议,“董先生,您没病!”狂傲冷酷的总裁冷笑,“没病?那就再医一次!”女人,惹上我还想逃?做梦!
  • 作者:蚊子
    传言,贺二爷又老又丑又克妻,身体某方面有隐疾。后来又传言,贺二爷‘高龄’娶到老婆后,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二爷说:“我老婆身材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家里十几个服装设计师翻白眼。二爷说:“我老婆长的漂亮,从来不需要化妆。”十几个化妆师笑笑不说话。二爷说:“我老婆胆儿小,从来不敢打架。”市长千金捂着脸:“二爷,我脸谁打的?”“那一定是你的脸打了我老婆的手,快看看我老婆有没有事?”贺二爷怒了
  • 作者:墨小颜
    她是大将军的女儿,却因为庶出被姐妹欺辱,一怒之下要报复,却进错了房间找错了男人,将身子交给了一个陌生男人!晴天霹雳,望着那张俊美得无暇的脸,她恐惧了,溜了……可当她发现那个和她有过一晚邂逅的男人,竟然是天下君主,且要抓她回去生皇子时,她怂了,“皇上,咱能矜持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