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棍

作者:平山子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刘三斤被人追杀意外得到灵能池,灵力开通灵眼,能看财气和宝气,能沟通阴阳鬼神。他的五雷布袋有各种丹药、各种符咒还有符水。可以治病,还能驱邪抓鬼。于是,登门求助的女人多了起来,刘三斤热情接待。跟她们一起交流感情,学习心得,带领她们走上致富路,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最新更新第184章大结局

《乡野小神棍》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平山子
    马小冲重生在一个小山村,意外获得龙虎异能,一夜之间成为妙手小神医。开挂种田,日进斗金,办公司,做大佬,带乡亲致富。美女村长、富家千金、女董事长、女明星……一大波美女汇聚到他家,都想成为他家的女主人。
  • 作者:平山子
    林俊鸟偶遇茅山道士,学得风水奇术,成为乡野小村医,跟富千金、未婚妻、小萝莉、美少妇、娇护士、俏明星瓜葛不断,暧昧连连……
  • 作者:平山子
    山村小农民意外获得上古禁术,从一个人见人嫌的乡村小懒鬼变成了能力超凡的小邪神。他是富家千金的邪少保镖,是当红明星,还是个拥有亿万身家的集团少总。乡村都市两头通吃,他开工厂,惩恶霸,带领村民致富,成为村里的大土豪。 村花、美女老师、护士、小太妹、女明星、富家女甚至异族公主纷纷为之倾倒,她们都想成为这家的女主人!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雪非雪
    “嫁给我,今后无人敢欺负你!”婚前,南宫总裁冷酷邪魅、不近女色,婚后——“沐欣欣,我要你的心!”“不给!”“沐欣欣,给我你的心!”“不可能!”“沐欣欣,你的心我要定了!”“南宫少谦,你丫的有完没完?!”“沐欣欣,我爱你!”不是说他清冷禁欲,可这个婚后天天亲她、对她百依百顺,而且努力催她生包子的男人是谁?沐欣欣怒了,什么狗屁传言,都是假的!直到有一天,他想要她的心,她给,给了之后,从此人间蒸发!
  • 作者:囫囵
    女扮男装当皇帝也就算了,沉迷美色还执意要选秀是为了哪般?“朕要选秀。”某“男”私自颁布了圣旨。“陛下,沉迷美色有损龙体。”摄政王温润如玉的声音淡然阻止。“朕要立太子。”某“男”没事找事。“陛下,只要您生的出来。”摄政王嘲讽意味十足。“朕有喜了。”某“男”咬牙切齿。“陛下,立太子吧……”
  • 作者:念安梦
    她是掌管黑白两道巨头的孙女,本可依这强硬的后台,潇潇洒洒地过这一生,但她偏不邪的要自我打拼,三年时间成就了震惊中外地海医世家。在光辉之际,却遭亲人的算计,挖心……解剖……含恨而终!遇上穿越大军,重活一世的她发誓不再相信任何人……但……某下属跪地禀道:爷,夫人她把皇宫掀了!正在画画的某男头也不抬的吩咐:“清理尾巴”。某下属叫苦不迭……认命似地飞快离开!
  • 作者:撕家小可爱
    付西西怀着父不详的孩子嫁给了男神医生唐慕凡,婚后生活幸福美满。唐慕凡是宠妻控,好好老公完美形象一丝不差。唐医生,我被前男友强吻了。第二天,前男友公司宣告破产。唐医生,我被上司潜规则了。翌日,上司消失无影,付西西成功上位。唐医生,我被小三欺负了。之后,小三上门自打耳光求原谅。在付西西眼中,唐医生就是她的小幸运。可后来的后来,付西西才知道,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AK首席总裁唐慕凡,和她的平凡丈
  • 作者:穗不醒
    目睹未婚夫和妹妹在床上苟且,顾允歌直接一桶冰水泼了下去!转身,却一不小心惹上了帝都最神秘的男人,霍景昀。“女人,就这么跑了,不厚道吧?”“江湖救急,你懂得!”“很急?那就打包带走!”传言,霍景昀权势滔天,腹黑狠决,魅世倾城,却不近女色。可是却偏偏为了她一再打破原则,宠入骨髓。旁人都羡慕顾允歌是帝少心尖上的女人,只有顾允歌知道她招惹上的不过是一个毫无节操的大流氓!“老婆,你看我上得了头条,下得了厨房
  • 作者:冰绫月
    传言,云氏家族医毒精湛,阎王要其三更死,云家医术留人到五更。云曦儿作为云家资质最差的庶女,忽然有一天在云家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所向之事竟无人敢反抗半点。众人一怔懵逼,纳尼?!这云家的天什么时候变的?……又传言,摄政王爷腹黑冷冽,权势滔天。京都人闻之骇然。都说这老虎屁股摸不得,云曦儿这头一次见面,便摸了老虎的……
  • 作者:茗山瘦客
    苏琬穿越成被退婚的村姑,还附带一家子极品和嗷嗷待哺的小包子一只。姥姥歹毒,父母软弱,好在一双弟妹和她齐心。为了改善生活,撸起袖子种田养花,发家致富,顺便捡个俊秀的猎户做相公。不过说好一起种田的,他怎么能叛变……猎户相公身份竟然不简单。她冷笑的看向男人:老实交代,你娶我是不是为了和我抢儿子……
  • 作者:井月半
    整个上京谁不知道,凌王世子最讨厌的就是舒家之女。凌王世子所在之处必有某痴女紧随其后。可是有一天……这个在舒家死皮赖脸不肯走的某世子是谁?“小姐,世子给您送来了十箱奇珍异宝……”“小姐,世子又来求亲了……”“小姐,世子坐着花轿来了,说要嫁给您……”某女头也不抬:“给他十两银子打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