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fjun.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但他们没有走开,而是排成了一队,径直走到露比和兄妹俩之间。

“走开!”露比又说了一遍,“实话告诉你们,这不是游戏!”但是没有人走开。事实上,他们还蹲下了身子。眨眼之间,他们似乎便变成了某种军事装备。

黛芙娜大笑起来。她无法控制自己,笑得无所顾忌。她以为她再也没有能力感到惊奇了,然而现在她所感到的就是惊奇。戴克斯不解地看着她。

“七个小矮人,”她摇着头,低声说,显然对自己无边的愚钝感到吃惊,“‘八小之组’的胜利。妈妈死后还剩下七个人!”戴克斯看着在他前面围成半圈的驼背。七张饱经风霜的脸转过来,朝他郑重地点了点头。露比也明白了。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但她并没有把枪放下。

“我本该知道,”她叹了口气,“但没关系!书是我的了,七个老傻瓜可别想打它的主意。”她从包里掏出书,把书高高举起来。

“结束了,罗斯,”西那先生说,“把书给我们吧。”

露比,或罗斯,对此放声大笑。“你以为这种装腔作势的语气对我管用吗?你这个可笑的老头子。”她嘲弄着说,“不过,我有个提议,只要你们现在走开,等我再次学会原初语时,我会让你们做我的领主。”

然后是漫长的停顿,西那先生似乎在考虑这个提议。然后

谋杀之谜

他古怪地说:“那是一把旧式手枪,罗斯。”他向前跨了一步,

然后径直向露比走去,就像去跟一个朋友握手一样。戴克斯和黛芙娜惊恐无奈地目睹着事态的发展。就在西那先生距露比只有一大步时,一声枪响划破了天

空。与此同时,一声可怕的雷声从头顶的乌云中传了过来。随

即,倾盆的大雨浇在林中空地和每个人的身上。西那先生倒在了地上。戴克斯和黛芙娜对发生的事情不是十分清楚。他们现在无

法看见,因为其他六位老人肩并肩筑成了人墙。似乎没人说话。

不过,在这如注的大雨中,即使有人说话,也难以听见。兄妹俩挤成一团,徒劳地为对方遮挡着风雨。湿透了的兄妹俩,蜷缩在六位老人组成的人体盾牌后面。老人们稳稳地站在那里。

“把书给我们!”其中一个老人喊道。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接着又是一声惊雷。“你们全是傻瓜!”露比在雨中咆哮道,“你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对此,老人们的回答是义无反顾地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又一步。又是一声枪响。一、二、三、四,又是四声枪响,抑或是雷声?隆隆的雷声此起彼伏,让人根本无法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又是一声爆炸声,兄妹俩扑倒在地上。是枪声还是雷声?

声音震耳欲聋。兄妹俩捂着头,把脸埋在一堆落叶之中。突然,似乎一切都安静下来了。连绵的大雨虽然仍在下着,但枪声、雷声以及令人心惊胆战的爆炸声都消失了。

戴克斯和黛芙娜坐起来,他们吓得几乎看不清东西了。远处站着两个人影,但在大雨中很难看清楚他们是谁。薄雾升起来了——到底是薄雾还是轻烟?他们听到咔嗒声,一声又一声。

“那是一把旧式的六发左轮手枪!”一个声音喊道,是泰皮太太,“从一开始就注定这样了!我们是七个人!”“不!”露比尖叫着,她拔腿就跑,但随即被一具尸体绊倒在地。到处都是尸体。

雨突然停了,他们听到一阵奇异的声音,景色也模糊起来。戴克斯和黛芙娜看见那个孤独的人影慢慢走近了那个跪坐起来的人。站着的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亮闪闪的东西。

“吞下去。”泰皮太太命令道。但接着,她又几近温柔地补

充说,“安详地去吧。”一阵短暂的挣扎声。跪坐的人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随后发生的事情就像慢镜头一样展开了。泰皮太太伸手从

地上捡起一个东西。荒谬之书!她把书拿到林中空地的边缘,站在兄妹俩的背后。但这

个时候,兄妹俩还没转过身来。一声划火柴的声音,接着又

谋杀之谜

是一声。

然后是泰皮太太的声音。“不要伤心,”她轻声说,“一刻也不要为这里发生的不幸的事情伤心。你们的母亲说她准备放弃寻书、结婚生子时,我们虽然伤心,但并不吃惊。很多年以来,我们中的好几个人也做过同样的事,但我们自己的命运又把我们送了回来。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后我们都很难过。为了感谢她所做的一切,我们一致决定守护你们两个。从那时开始,我们就至少有一个人待在这里。但最近我们都搬了过来,好在一起度过我们最后的日子。

“黛芙娜,我们本来计划今天,也就是你十三岁生日这一天,让你把戴克斯特带来,把我们的真实身份告诉你们。我们希望你们能够加入寻书的队伍中。我羞于承认我们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事情毫不知情。请不要生我们的气。露比的模样完全变了。勃格米尔先生看见你们进了她的房间,为了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打开了大楼的警报器。我们的力气虽然所剩无几,但还足够应对这样的事情。除了渴望完成寻书的使命,我们同样渴望结束我们疲惫的一生。现在,这两个愿望终于都实现了。我终于就要毁掉这本书了。如果我能点着火——”

泰皮太太的声音突然止住了,她发出了恐怖的窒息声。戴克斯和黛芙娜终于转过身来。

时间飞逝,天旋地转,一切变得模糊不清。

一个非人的东西,一个怪物。

一个皮肤血红、浑身湿淋淋的怪物扼住了泰皮太太的喉咙。

戴克斯和黛芙娜不敢确定,眼前的这个怪物是不是他们认为的那个东西。他们怎么能知道呢?但他们确定他们闻到了某种异味。腐臭的气味从怪物身上散发出来。黛芙娜想走,但发现她根本迈不开步了。戴克斯干呕起来。

天黑了,雨又下起来了。这一切一定是他们的幻觉。泰皮太太甚至没有挣扎一下,便瘫软着倒了下去。那个东

西松开她,任由她瘫倒在地上。现在,那怪物冲他们走了过来。兄妹俩谁也没动,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那个东西站在他

们面前,用嘶哑的嗓音厉声说:“先是那个老头儿,然后是这个老太太,现在是——”就在这时,尖叫声传了过来。虽然听不清叫的是什么,但

那声音蛮荒原始。有人尖叫着向林中空地跑过来了。那个东西转头向声音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起身跑了。现在,一片警笛声传了过来。林中响起许多人的喊叫声。各种颜色开始融合、滴落。一切消褪为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