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fjun.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人之眼

戴克斯和黛芙娜分别向家中走去。戴克斯受够了那些胡言乱语。从后门进屋时,兄妹俩相互瞪了一眼。不过,当他们看到餐桌上的三明治时,两人都高兴起来,但拉蒂那几近发疯的神情却不那么令人高兴了。

“听我说,”黛芙娜尽力不让拉蒂抱怨他们,“对不起,真的,但今天的确发生了很多疯狂的事。”说完这句,黛芙娜忽然意识到,也许拉蒂能对那些疯狂的事做些解释,“我妈妈一直在寻找一本很特殊的书吗?”黛芙娜问,“就是她想毁掉的一本书,嗯,也许是一本关于催眠术的书?您说过,您知道拉什先生,对吧?他有没有可能也在寻找那本书?”

拉蒂大惊失色。“你们……你们今天上午去见那个卑鄙的家伙了?我告诉过你们,”她结结巴巴地说,兄妹俩从没见她如此失控过,“我说过不许你们去!”

“但是爸爸……”

“我再也受不了你们了!”拉蒂哀号着说,“你们……你们

他人之眼

两个……都不准出门!直到开学!如果有需要,我会待在家里分秒不离地看着你们!你们听见了没有?我要怎么说,你们俩才能明白我有多担心啊?”

“但是爸爸打电话说——”黛芙娜还想申辩。

“我不想听!”拉蒂呵斥说。

“你不能不让我们出门!”戴克斯咆哮道,“你不是我们的妈妈!”

兄妹俩以前从未说过这样的话。黛芙娜尽管感到震惊,但并不觉得抱歉。

看来拉蒂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她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这不重要了,因为就在这时,米尔顿·瓦克斯从后门跌跌撞撞走了进来。他一脸憔悴,两眼茫然,看上去糟透了。戴克斯和黛芙娜相互看了一眼,立刻把拉蒂不准他们出门的事忘掉了。

“你病了!”拉蒂叫着,冲过去扶住米尔顿。然后她给米尔顿脑门上敷上冰袋,把他安顿在餐桌旁。

“没有,没有。”米尔顿自顾自地咕哝道,“只是呼吸困难,漫长的一上午……我一直在想事。”

虽然今天发生了很多事,但戴克斯和黛芙娜的脑子里都闪过了一个念头:爸爸有可能去为他们准备生日礼物了。但他进来时什么也没拿,坐下后连招呼也没跟他们打。

“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米尔顿终于承认道,“我今天又

顺路去了那家书店。我觉得昨天带去那本书后,中间可能有点

儿误会。”“是的!”黛芙娜鼓励说,“他,他骗您把书白给了他……”“拉什先生的状态很可怕,”米尔顿困惑地看了黛芙娜一

眼,“他挥着那根破拐杖,像个疯子似的。”“怎么回事?”兄妹俩问,两人都屏住了呼吸。“丢了,”米尔顿说,但眼睛却望着兄妹俩之间或上方的某

个地方,“他丢了一本珍贵的册子,那显然是一本独一无二的

册子。他正让那个大男孩儿四处翻找。”戴克斯和黛芙娜交换了一个不安但兴奋的眼神。米尔顿继续说:“拉什先生现在平静了一些。他让我给他

找一本稀有的书,他以前有过一本,但后来卖掉了,他很后悔。我告诉他,我好像记得谁有那本书——其实,那个人就是老伯尼·夸里奇。”

“您没有告诉他是谁有那本书,对吧?”黛芙娜问。“当然没有。”米尔顿说。“爸爸,昨天,”黛芙娜说,“您跟拉什先生见面时——”“拉什先生说,如果我能尽快给他找到那本书,他会考虑

跟我重新商议我的那本书。”米尔顿说,“我要马上去——”“你不能去,米尔顿·亚当·瓦克斯先生!”拉蒂命令道,“你必须立即上床休息,待在床上直到身体好点儿了再说。”“爸爸!”黛芙娜还想再试一次,“他把您催眠了!他知道

他人之眼

一些能够——”“黛芙娜!”拉蒂扶着米尔顿离开厨房,斥责道,“别荒唐了!”米尔顿像个生病的孩子似的听从着拉蒂的指挥,对女儿的

提醒没有做出任何明显的反应。看到这一切,戴克斯感到一阵反感。黛芙娜则意识到父亲越来越老了。

“爸爸!”趁父亲还没有走出厨房,戴克斯喊道,“那本书叫什么?拉什让您找的那本?”米尔顿再次露出困惑的神情。“一本拉丁语书。”他吃力

地说。“什么名字?”兄妹俩同时问。“我说过是一本拉丁语书,是吗?也许我明天就找去。”“但书名叫什么呀?” “Videre Per Alterum。”“那是什么意思?”

米尔顿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他双膝一软,抓住拉蒂。

“够了!”拉蒂喊道,“你们这两个狠心的东西,难道看不出来你父亲不舒服吗?我们必须去医院,米尔顿。”她转过身,扶着他向门口走去。

“等等!”他们就要走出门口时,黛芙娜喊道,“格利斯 !”戴克斯摇了摇头。“是‘卡利斯’!”接着他又喊道,“古

绕欧 !”米尔顿毫无反应。但拉蒂显然被惹恼了。“你们俩怎么回事?”她质问道,

“现在是胡说八道的时候吗?你们给我听着,绝对不许离开这个房子!我们马上回来!”她把米尔顿扶出去,帮他上了车,然后开车走了。

他们走后,黛芙娜转向戴克斯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告诉他了,但他没想起来。我敢说这是因为他今天又见过拉什的缘故!”

“你听见他说拉什有多生气了吧?”戴克斯笑着说。

黛芙娜也笑了,但紧接着她说:“戴克斯,我们必须帮助爸爸。只是我们不知道拉什对他做了什么。”她想了一会儿,接着说,“如果我们有那本册子,也许还能从里面找到什么咒语来帮他,但册子没了,所以我们必须弄清楚这本新书——这本拉丁语书是干什么用的。册子和这本书之间一定有关系。”

“黛芙娜,很抱歉我把册子扔了。”戴克斯说,“跟以往一

样,我又错了,行了吧?”“戴克斯,我不是——”“反正爸爸暂时哪儿也去不了。他们回来后,拉蒂可能都

不让他出门了。如果有必要,她能在门口守上一个星期。”“要是那样就好了,”黛芙娜说,“但她有可能把我们和爸爸都关在家里。我希望她只是多虑了,但她这次完全失控了。

他人之眼

她不准我们出门了,戴克斯!我们出不去了——你觉得没事,是吗?我是说爸爸。”

“是的。”戴克斯自信地说,“你知道我们生病时拉蒂急成了什么样子。她不可能禁止我们出门,我们不会被禁足的。”

“没错。”黛芙娜感觉安心多了,“回头我们劝劝她。也许她听到拉什这个名字后就总是想起妈妈。你知道,每次她想起妈妈来,保护欲就特别强。”

“不管怎样,”戴克斯说,“她需要克服这个问题,都十三年了。”

“嘿,”黛芙娜说,“要是爸爸不是唯一一个为拉什寻找那本拉丁语书的人怎么办?我猜那本书里有一个他急需的咒语。爸爸说拉什以前拥有过那本书,埃米特一定把那个咒语抄在册子上了。可能拉什后来觉得他再也不需要那本书了,就把那本书卖了。”

“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确保他不会拿到那本书。”不知怎的,戴克斯依然关心着这件事。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心甘情愿这样做。

不用孤身作战让黛芙娜感到很高兴,尽管哥哥的“帮忙”也许意味着越帮越忙。

“嘿!”黛芙娜又说,“也许我们能在网上找到电子版!网上有很多做珍稀图书生意的。快来看看。”黛芙娜走进书房,仅用了几秒便从收藏夹中调出一个网址,“那本拉丁语书叫什

么名来着?” “Videre Per Alterum。”“你能帮我输进去吗?”“我是你的奴隶啊?”戴克斯没好气地说,“你是残废了还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