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fjun.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和埃米特的交易

戴克斯在拐角处迅速瞥了一眼,书店前面没人。他侧身慢慢靠近书店入口处,里面也没人。

戴克斯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桌子上放着一本硕大的硬皮公务笔记本模样的旧册子。这应该就是那本册子,戴克斯心想。册子周围散落着几本普通大小的图书。书和册子都是打开的。偷走这本册子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戴克斯觉得自己如同妙手神偷一般,绕到桌子后面拿起册子。但是这本册子比看上去重多了,从他手里滑下来,先是砸在椅子边上,然后掉到了桌子下面。戴克斯蹲下去捡册子时,不由自主地笑了,这大概是第一本他无意间弄掉的古书了。

戴克斯蹲下身,把册子从桌子下面拨回来。然而,他刚要起身就听见开门的声音。“等等,埃米特!”黛芙娜喊道。

惊慌失措的戴克斯把册子推回桌上,然后缩回桌子下面躲了起来。“等一下嘛。”他妹妹央求着。显然,黛芙娜和埃米特

和埃米特的交易

进来了。“从我来这儿的第一天起,我就特想跟你聊一聊。”黛芙娜说。

埃米特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啊,嗯,我……我得回去工作了,否则老爷子会……”

“我们就吃一份比萨,”黛芙娜提议说,“我请客。”

长时间的沉默。

桌子下面的戴克斯开始冒汗。

“没别的,我只是觉得你挺招人喜欢的。”

又是一阵该死的沉默。

终于,黛芙娜说:“求你了,埃米特?”戴克斯从没听过妹妹这样说话。她的语气有点儿羞怯,但又透露着一种自信。这让他很不舒服。

“我在外面等你。”黛芙娜说。接着便是房门打开、关上的声音。黛芙娜走了。

屋子里一片死寂,只有埃米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时间仿佛停滞了。但接着,再次传来了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戴克斯松了一口气。

戴克斯等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拿回册子。然而很快他便听到有人拖着脚步从对面书架走过来的声音。戴克斯愣住了。透过一排高低不平的图书,他看到一双瘦骨嶙峋的、隐藏在褐色长袍下的腿。戴克斯紧紧地抓住册子,钻回到桌子下面。

“我真的特别喜欢古书。”黛芙娜又说了一遍,“古书那么……独特……和……不同……”她结巴起来,这是她第八次变着法儿说同一件事了,可除此之外她还能说什么呢?在去比萨店的路上,埃米特一句话也没说,他甚至没看她一眼。当然,她觉得这样更好。就算埃米特戴着墨镜,黛芙娜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现在,他们坐在一个小隔间里,埃米特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膝盖。黛芙娜确信戴克斯已经安全地离开书店了,但她却困在这里不知如何脱身。如果哥哥安然无恙,那她见到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

埃米特一直低着头,但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从没想到会有个女孩儿对我好。”很快,他又接着说,“以前有很多女孩儿,也有很多男孩儿,都对我挺好。可老爷子说,那就是个梦。 ”他没再说下去,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显然,这个大块头男孩儿的心被她搅乱了,她轻而易举便做到了这一点。黛芙娜从没想到她也具备这种特别的交际才能,就像学校里那些潮女们在需要帮忙时向男孩儿抛个媚眼一样,她这招也奏效了。她在情急之下才想到的这一招,不过是毫无新意地用羞答答的声音说句“求你了”,然后忽闪几下眼睛而已。这竟然像魔咒一样奏效了!她觉得埃米特现在几乎不

和埃米特的交易

会伤害她了。

既然已经和埃米特坐在了一起,也许她可以趁机打听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埃米特,”她柔声问,“出了什么事?拉什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那些咒语了。”埃米特只说了这一句。“我爸爸给拉什的那本书,”黛芙娜追问道,“你知道是什么书吗?”

“可能是拉什一直在找的一本书。”埃米特淡淡地说,“他以为那本书被毁掉了。不过,他还不能确定。昨晚他不让我睡觉,想让我给他读那本书,但我……我的眼睛,再也不能读书了。”然后,又突然补了一句,“我能说的就这些。”

黛芙娜伸出手,把手放在了埃米特的手上。埃米特抬起头——但没有看她,而是看着她的手。“埃米特,”黛芙娜轻声问,“拉什要解雇你吗?”这句话起了作用。埃米特迅速扫了她一眼,然后强迫自己垂下目光。“你是什么意思?”他质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新助手。”黛芙娜说。埃米特咬紧牙关,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

“但我不会做他的助手的。”黛芙娜意识到自己击中了要害,慌忙补充说,“我跟他说了我不愿意——这样吧,咱俩做个交易。如果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他说什么了?”

“你先说。”黛芙娜坚持说。然后,她不等埃米特表示反对,问道:“我父亲跟拉什有什么牵连吗?”

“是你们跟他有牵连。”埃米特说,黛芙娜吃了一惊。“是你和你母亲跟他有牵连。”埃米特补充说,黛芙娜更加吃惊了。

“我母亲?”

“他什么也没有告诉我,”埃米特解释说,“但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有一次,我读一份报纸给他听。他那时就已经瞎了,所以收养了我,好让我帮他。我知道我不是他收养的第一个孩子,因为有时候他把我叫成别人。他虽然固执,却是个能容忍我的好人。他马上就会让我做那件事了。”

“是的。”黛芙娜说,她希望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充满鼓舞,而不是冷冰冰的。她轻轻捏了捏埃米特的手,这个动作让埃米特说了下去。

“当时,我在为他读一则新闻,一名女书商死在了土耳其的山洞里,”埃米特说,“拉什疯了似的大笑起来。但是,当我读到那个女书商是一个母亲时,他突然暴跳如雷,大叫:‘她已经找到它了!她已经找到它了!’然后,他哭了。”

“哭了?”

“我问他为什么哭,他说,如果那个女人结了婚有了孩子,那她一定找到并毁掉那本书了。我猜那是他们俩都在寻找的一本非常特殊的书。但后来,等他平静下来后,他说,并非一切

和埃米特的交易

都完了,我们需要找到那个女人的孩子。因为那个女人之前住在以色列,最初我们准备搬到那里去。但他后来发现你们搬到了波特兰,于是我们立刻搬到这里来了。

“那已经是十三年以前的事了。”黛芙娜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们一直都在这里吗?”埃米特点了点头。“在仓库里。只是我们并不开门营业。我们一直在工作、在等待。”“等什么?等一下,埃米特,你是说,十三年来你一直在仓库为拉什读书吗?你从来没有出来过吗?”

“夜里我偶尔出来。”埃米特坦承地说,“我经常去你们家,确保你们没有搬走。但今年他允许我打猎了。他答应我好长时间了。”

一想到埃米特一直在监视他们,一股强烈的厌恶之情涌上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