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fjun.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秘密阁楼

黛芙娜怒气冲冲地把餐盘放进洗碗池——当然也包括戴克斯的盘子,然后极不情愿地出了门。

走在阴沉的天空下,黛芙娜不禁想起了父亲。戴克斯说的话绝非真心,他不过想让她难受罢了。论聪明,戴克斯跟她可能不差上下,但论记性,戴克斯可比她强得多。但他永远不会努力,除非他真的很想做某件事。这种做派真让人费解。

黛芙娜很想把戴克斯说的话抛到脑后,但那些话却不断啃噬着她。事实上,如果父亲真的忘了他俩的生日,她也会非常生气。戴克斯说的也许并非全无道理,但她不愿意费心考虑到底哪些话有道理,或者有几分道理。但戴克斯竟然说她没有生活。可笑!他才是个怪物!

在学校,黛芙娜有许多朋友,几乎每天都有人找她玩,包括那些潮女!她不知道整个年级还有谁不知道她,而戴克斯呢?几乎没人知道戴克斯特·瓦克斯的存在。对于如何结交朋友一无所知的不是她,而是戴克斯。雷恩和蒂尔不仅是潮女,

秘密阁楼

而且是最潮的两个!就算是她放学后从来没跟她们一起玩过,那又怎样?

但黛芙娜还没有傻到认为自己也是潮女的地步。她永远都不可能像蒂尔她们那样漂亮、时髦、高雅,尽管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跟蒂尔长得有点儿像。虽然她不是潮女,但雷恩和蒂尔仍和她是朋友,只是她所在的尖子班作业太多了,放学后她几乎没有时间跟她们待在一起。要不是今年暑假她们去了夏令营,她本可以时不时地去找她们一起玩儿的。黛芙娜被这些事搅得心烦意乱,直到她推开书店的前门,才猛然想起了拉什。

埃米特坐在桌旁。当他抬起头,用那双血红的眼睛看着她时,她真想再尖叫一声,不过她没这样做,而是伸出手,径直向他走去。埃米特好像以前从没见过手似的,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那只手,然后犹犹豫豫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昨天我们没有正式作自我介绍。”黛芙娜说,“我叫黛芙娜·瓦克斯。”

“啊——嗯——”

“你叫埃米特。”

“是的。”

“很高兴认识你,埃米特。我猜今天我得帮你的老板干会儿活。我觉得我来晚了,那我直接去书店后面了。”黛芙娜抽回自己的手,留下埃米特一个人盯着他自己的那只手发愣。她悄悄嘘了口气,转身沿着过道向拉什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盘算着如何尽快地结束这一切。

戴克斯看着妹妹走进书店。

在去林中空地的路上,戴克斯对拉什这个人的好奇心占据了上风,于是他又折了回来。

戴克斯走近书店。看到埃米特在里面,他大吃一惊,连忙逃到街道对面的小巷。他本想等黛芙娜过来后提醒她一声,但最后决定还是算了吧,反正,她好像认识这个埃米特。也许他昨天碰上的倒霉事她也该沾上一点儿,也许这样才公平一些。

但既然看见她进去了,戴克斯不由得为她担起心来。他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进书店了。他宁愿看这个地方被大火烧毁。但如果黛芙娜真的出了事,他将因为没有跟她一起去而受到指责。这一点他很清楚。

戴克斯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他可以先过去偷偷地瞧一瞧。也许他能撞见妹妹为那个老头儿做的什么尴尬事儿;也许他还能发现点儿让埃米特感到羞辱的事,这样一来,万一以后两人又遇见了,他就有了埃米特的把柄。

戴克斯从小巷出来,偷偷地穿过街道。显然,他不能大摇大摆地从书店前门进去,于是他沿着通往书店后面的水泥台阶匆匆而下。

秘密阁楼

书店的前身是一座旧仓库,坐落在一个被碎石和青草覆盖的斜坡上,斜坡下面则是一排沿街的店铺。戴克斯发现,仓库后面没有入口,也没有一扇门或窗,整个就是一面巨大丑陋、油漆剥落的木板墙。

戴克斯垂头丧气地靠在墙上,挫败感如潮水般涌过他的全身。这是他熟悉的感觉,但他跟往常一样茫然不知所措。

他受够了。他需要去林中空地待一会儿。戴克斯转身刚要走,一颗冰凉的大雨点径直落在他头上。他异常恼火地抬头望去:雨点儿正沿着屋顶的边缘滴落下来。

屋顶!

戴克斯一边沿着仓库外墙走,一边寻找着可以爬上屋顶的地方。仓库尽头果然有一把生锈的梯子。他还没转完整个地方,怎么就想到放弃了呢?

戴克斯沿着湿滑的梯子小心地爬上去,登上了宽大平坦的屋顶。一个冲下的方形小门就在他的脚边。“活板门!”他低声说。即使地球上每座仓库的屋顶都有一扇活板门,看到它依然令人兴奋。但唯一的问题是,这扇活板门上挂着一把生锈的锁。

戴克斯深吸一口气,蹲下身把锁提起来。他的沉着冷静得到了回报,他只轻轻一拉,那把锁便从门上松开了。戴克斯高兴极了,他把活板门提起来放到一旁,然后向里望去——里面一片黑暗。

戴克斯需要认真想一想。一般来说,仓库应该不会只有一层。换句话说,仓库通常都有一个储藏货物的阁楼。好极了,他心想。他把头探进去,飘上来的朽木气味差点儿让他窒息。不过,他瞥见靠墙边有一把梯子,梯子上接活板门,下接阁楼地板。

戴克斯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爬到梯子上。第一个梯阶还好,但当他把脚放到第二个梯阶上时,梯子发出了一声不祥的嘎吱声,并微微离开了墙面,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他一动也不敢动,考虑着这样爬下去是否明智。最后,他心一横,又下了一级梯阶,这次梯子似乎又稳住了。慢慢地,戴克斯下到下面的黑暗中。

一步又一步。还算顺利,戴克斯想。他刚要松口气,脚下的木板便发出痛苦悠长、抗议般的嘎吱声。他本能地向下一蹲,扬起的灰尘和腐土让他再次差点儿窒息。他抬头寻找可以指路的东西。就在他的正前方,一道昏暗的光线从下面透了上来。他现在在阁楼上,那么说,前面应该就是阁楼的尽头。如果他能设法到达那里,他就有可能看到下面的书店了。

任何想要放弃的念头都消失了。不管这样做多危险、多恐怖,戴克斯正玩得开心。原因就是这么简单。他已经不记得他有多久没做过这么有趣的事了。

戴克斯向前爬去。地板朽烂不堪,指甲可以轻易抠进去,

秘密阁楼

但他依然爬得飞快。但当他爬出二三十英尺 a远时,左手下方的地板发出咔嚓一声巨响,他一下子僵在了那里。他不仅担心被人听见,还担心自己会掉下去摔死。

戴克斯屏住呼吸。等了好大一会儿,他才俯下身平趴在地板上,然后开始以这个姿势向前滑行,像游泳一样穿过一堆堆灰尘。这个办法虽然让人难受,却很实用。戴克斯尽可能地屏住呼吸,奋力向前方的那道光线爬去。

终于,他到达了阁楼的边缘。

戴克斯向下望去,看到的却是一个迷宫。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几百组书架的顶部纵横交错,组成许多大小不一的六边形,他一时有些着迷。沿着阁楼的边缘望去,他发现自己已经到达了仓库的尽头。他刚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声音——一个独自哼唱的声音——把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一个女人正在那里浏览图书。

当他的眼睛适应了女人周围的昏暗光线后,不禁大吃一惊。他熟悉那头浓密雪白的头发和那副宽大的肩膀,那是他的秘密朋友露比。戴克斯目瞪口呆的时候,露比正好抬起头来。戴克斯觉得露比正看着他,尽管她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但他应该被阁楼的阴影遮住了。露比看见他了吗?他应该翻滚到一旁吗?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a 1英尺约合 0.3048米。——编者注

露比把目光移开了。现在埃米特也在那里。埃米特和露比看着彼此,却没有说话。戴克斯看着他们那样毫无表情地看着彼此,感觉怪异极了。最后,埃米特径直走开了。

迷惑不解的戴克斯决定沿着阁楼的边缘跟踪埃米特,但这并不容易,因为他只能绕着书店的中心部分移动,而且速度很慢。转眼间,埃米特便不见了。但另一个声音——黛芙娜的声音从书店中心附近传了过来。

“但为什么啊?”黛芙娜问,听上去很是沮丧。

戴克斯穿过灰尘,快速爬到他觉得是黛芙娜正上方的大概位置。是的,黛芙娜就在那里,在一个由满满当当的高大书架围拢而成的点着蜡烛的小房间里。黛芙娜坐在桌子的一侧,一个古怪的身穿褐色长袍的白胡子老头儿坐在她对面。一本又长又薄的书摊放在她面前,那老头儿俯身向前,两手抓着那本书。

“拉什先生?”黛芙娜问。

过了一会儿,老头儿才用嘶哑刺耳的声音回答道:“请原谅,亲爱的,我走了一会儿神。书店后面正发生着一些事。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小偷。 ”

“但是,您怎么知道书店后面发生着什么事呢?”“我耳朵很灵。一个人眼睛不行了,耳朵就变灵了。请再读一遍。”戴克斯不能不怀疑他刚听到的话。这老头儿怎么可能听见

秘密阁楼

后面那么远的地方有事发生呢?更何况,露比和埃米特一句话

也没说啊!

“我不是故意无礼,拉什先生,但为什么啊?”黛芙娜又

问了一遍,“到现在为止,同样的内容我不知读了多少遍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