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花红(全四册)

作者:尤四姐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当红作家尤四姐最具口碑的经典之作,比肩《琅琊榜》的前朝汹涌,媲美《甄嬛传》的后宫风云!权谋情爱,字字珠玑,步步惊心! 她是前朝的公主,国破家亡忍辱负重八九载,受得了天寒地冻,却难度过一个情字的关隘;他是灭她国家的新帝,指点江山数十年,握得住百万雄兵,却没有一个相知相伴的人。人都说缘定三生,一定是前世来生的缘分。奴役与帝王,让两个看起来怎么都不可能在一起,只会爱恨交加,纠缠不清。求不得,放不下。他二人如野兽般,互相撕咬,彼此伤害,却改变不了命运。最终,江山红颜,放下才是最好的活着。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尤四姐
    年少的时候,以为世上所有女人都是温驯柔旖的。 那天大雪压城,初见星河,她站在彩画红墙下仰头对他笑:臣奉命,今日起侍奉太子殿下饮食起居。 他双手空空,风雪满袖,倒不觉得寒冷。 倏忽十年,控戎司下锦衣使,凤眼流光,等闲断人生死。 愈纵容愈放肆,他喜欢她狂妄的样子。 你要前行,我赠你弯刀;你要战斗,我赠你甲胄。 然后呢? 成则女主天下,败则宫闱承欢,敢赌吗? 新坑链接:/onebook.php?nove
  • 作者:尤四姐
    初见面,她高高在上,七载尊荣养;他俯首为臣,十年砺一剑。 再相见,她从主到奴,卑如草芥;他从臣到君,至高无上。 她在天时,他为地。他做上时,她居下。 永远的差别,轮回着贵贱与高低。重重的阻隔,割不断爱慕与相思。 她,迎霜傲雪,韧如蒲草。他,肩挑日月,坚如磐石。 本文前25章部分内容参考《宫女谈往录》
  • 作者:尤四姐
    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一场意外使我痛失一鳞,守城龙君赠我龙鳞,从此眉间心上,念念不忘。*本文将于10月15日(周四)13:00入V,当日三更,欢迎捧场=3=*非第一人称描写。如无意外,每日早8点准时更新。*披着玄幻皮的言情文,70%甜+30%坎坷+95%以上可能主胆小怕事狗腿子,男主无原则护短奶爹属性。龙与灵鲛之间一场云与泥的爱恋(ˉ▽ ̄~) ~~*已完结:*我的窝,求收藏ヽ(〃3〃)?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匪我思存
    七年前。她说:“聂宇晟,我是故意的,怀孕我是故意的,去打掉也是计划中的事,因为这样你才会难过。这世上最残忍的事并不是别的,是让你以为自己拥有一切,最后才发现一切其实都是假的。你知道失去最心爱的一切,是什么滋味了吧?你知道失去将来,是什么滋味了吧?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们两清了。” 他说:“谈静,你以为这算完了吗?早着呢,不让你身败名裂,我绝不会放过你。” 七年后。她说:“十万。你知道我需要钱,也许你
  • 作者:赵乾乾
    末末问:“你连麻省理工都能申请到,为什么没考上清华北大之类的?” 顾未易:“上了清华北大就遇不到你了。” 末末暗骂太狡猾了,不过听着还是挺受用的:“你少给我甜言蜜语。” 顾未易笑得含苞待放:“你脸红了。不如加分吧。” 末末瞪他:“扣分!” 他也瞪她:“为什么?” 末末转转眼珠子:“巧言令色,鲜矣仁。” 顾未易:“别呀,你这评分标准也太诡异了吧。” 末末得意:“我高兴。” 顾未易点点头:“既然高兴了
  • 作者:葛巾
    常言道,一入宫门深似海。这宫里,就是个水深火热,一不留神就小命不保的地儿。 走在刀尖上,赵朴真和他第一次见面,就差点被灭口。赵朴真一向聪明智慧,但却没有算计心机,一个没有靠山的小宫女想在这宫里要活着,惟有——以身饲龙。
  • 作者:小春
    艾晴,为验证历史做了实验小白鼠,几次三番被推进时空穿梭机。冥冥中的命运牵绊,她遇见了千古有名的高僧鸠摩罗什。她与他之间横亘的不仅仅是漫长悠远的千年岁月,满目苍夷的乱世纷争,更有潜心修行,一心向佛的赤子之心。 少年时的亦师亦友,青年时的脉脉相处,壮年时的共历磨难,老年时的相视一笑。“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花,卑湿淤泥乃生此花。”饱受多舛的坎坷,历尽人间风霜,成就了一代大师,能成就一生爱恋么? 红尘之外的
  • 作者:公子凉夜
    成为神女的前夜,穆之做了一个春梦,醒来发现守宫砂消失,在神女大典上被当众捉拿,沉河示众。 穆之被好友金圆圆救回第二寨,本想安顿下来当个土匪,结果再次做梦,梦中发生了什么,她的身体上也会有所反应。 当穆之醒来发现梦中人在她肩头画的花真实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时,她决定找出这个害自己无缘神女的罪魁祸首——而那个人正是司玉,传说中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天族尊主…… 这个尊主会害羞,会护妻,还会追妻…… 前六世的
  • 作者:马伯庸
    武则天明堂玉佛头一夕被盗,古董名家许一城因佛头案被判死刑。六十年后,许氏后人许愿凭祖传鉴定技艺,冒死重查佛头案,不但要追回国宝,更要洗刷许家几代人的冤屈。一件国宝,揭秘一个家族千年护宝忠魂。
  • 作者:柏林石匠
    "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都等不到了——世界这么大,我又走得这么慢,要是遇不到良人要怎么办? 早过了“全球三十几亿男人,中国七亿男人,天涯何处无芳草”的猖狂岁月,越来越清楚,循规蹈矩的生活中,我们能熟悉进而深交的异性实在太有限了,有限到我都做好了“接受他人的牵线,找个适合的男人慢慢煨熟,再平淡无奇地进入婚姻”的准备,却在生命意外的拐弯处迎来自己的另一半。 2009年的3月,我
  • 作者:顾漫
    “比爱还要多一点?对我来说,就是你。” 以后,我们可能再不相见。以后,我们即使相见,也只能匆匆一聚,然后又要离别。也许那时候我们已不会像现在一样悲伤,因为我们彼此不再如此重要或者因为我们已经坚强。然而此时此刻,你要走了,我只能在月台上边走边哭。再见了,我们最后的青春。我们再不能像个小孩一样活着。我们毕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