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七零小媳妇

作者:暗幽灵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穿到七零年代克父克母,祖上显赫,如今落魄的农家女身上。 苏悠拍胸,不怕,我有空间,我有思想,发家分分钟的事情。 缺衣少粮的年代,看我自过的悠闲。 进城,买房,买车,上大学。 顺带拐个大黑熊糙哥哥,过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 谁知她眼光太好,看中的大黑熊,家世显赫,看不起她这个小孤女。 苏悠再拍拍胸,不怕,姐有钱,我砸,我砸,我再砸…… 肤白貌美极品美女与威武雄壮糙哥哥,优哉游哉的七零幸福生活。 本文甜甜甜,苏苏苏,炸炸炸!

《穿回七零小媳妇》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暗幽灵
    穿到七零年代克父克母,祖上显赫,如今落魄的农家女身上。 苏悠拍胸,不怕,我有空间,我有思想,发家分分钟的事情。 缺衣少粮的年代,看我自过的悠闲。 进城,买房,买车,上大学。 顺带拐个大黑熊糙哥哥,过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 谁知她眼光太好,看中的大黑熊,家世显赫,看不起她这个小孤女。 苏悠再拍拍胸,不怕,姐有钱,我砸,我砸,我再砸…… 肤白貌美极品美女与威武雄壮糙哥哥,优哉游哉的七零幸福生活。 本文甜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百事蹉跎
    云空大陆,各国林立,相互之间,互有攻伐。伊轻舞原东陵的女将军,南征北战,立下无数战功,国内声望很高,达到了功高震主的情况。 最后一战,打败了南焰国的侵略,在回京的路上,皇上却派人追杀她。 终究她还是死了,带着不甘的意念,再次苏醒了过来 新的身份是西宁国将军府的小公主,也叫伊轻舞,有一个哥哥伊轻尘,很宠她。 那个负了她的男人,她不会让他好过
  • 作者:逍遥游游
    蓝大天师,淡很疼。她不过就是飞升渡个劫, 明明应该只是五道黑雷的。 结果死老天居然发了疯的狂送她九道紫雷。 于是肉身毁了,魂穿了。再一睁眼,老母鸡变鸭了。 蓝大天师成了被男友劈腿抛弃的法医小可怜儿。 咦,法医验得都是死人?得嘞,这活儿,咱擅长。 蓝大天师勾唇笑,死人可是她最爱。 一声口哨响,尸体打立正。 招阴小旗展,魂兮必归来。 鬼笛曲轻扬,骸骨有话说。 没有她验不了尸,没有她画不出来的凶手像。
  • 作者:墨不休
    医生祁泽有一个秘密 他一次次重生,又一次次死亡,死法千奇百怪 雇佣兵祁泽有一个秘密 重生一回,他变成了医生祁泽 ———————— 重生第二天:死亡地点,医院,死亡原因,中毒。 ———————— 祁泽是否会继续死亡? 他能否找到幕后真凶?
  • 作者:五月紫丁香
    萧凌玉被男友背叛,猛踹渣男,脚踩贱女,然后带着玉佩空间回到家乡后,就开始了种-种-种,卖-卖-卖,建-建-建的农庄王国的路上,越奔越远! 直到有一天,桃源村桃花树下…… 一个胖呼呼四五岁的小萌娃努力抬起头,再抬起头,挺胸,呃,抬得脖子有些疼了,可依然倔着抬起脖子,大大圆圆黑眼睛微微一眯,很是好奇的问道,“你是谁?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 瞅着跟自己五官十分相似,与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小萌娃,身材高大
  • 作者:桑非白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宠文,无虐。】 一朝穿越农家女,父死母弱奶奶恶。 季菀认了。 好歹姑娘我是中医教授,还会一手好厨艺,总不会饿死。 采灵芝,卖人参,收山货,盖房子,救死扶伤得美名,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却一不小心,被一个妖孽缠上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季菀翻白眼,“我救了你的命,你还要赖上我一辈子,这叫碰瓷,懂吗!” “何为碰瓷?” “就是恩将仇报狼心狗肺天地不容…”
  • 作者:帝歌
    他是演员,他演的最成功的的角色叫——季微的男人。 只是,演着演着,却将一颗心搭了进去。 艺人陆程成为影帝之前,是被潜上来的,潜他的是个女总裁,叫季微。 初次见面,酒店里,她对他说了三个字:“脱、跪、滚!” 那会儿他想,这么凶残的女人,将来谁敢娶她谁就是傻逼。后来,他成了那个傻逼。
  • 作者:侧耳听风
    (双宠—双强—双纯) 宇文玠所想的妻子是这样的:品性端良,德才兼备;秉性柔嘉,持恭淑慎。 而白牡嵘完美的避过了以上每一条,对着镜子,这外形便不是居家妇女,白扯! 穿越至此,便是新婚之夜,白牡嵘暴躁的将那个娇柔易推倒的小白脸儿一顿揍。敢动手动脚?打不死这个战五渣! 不过之后她就见识到了,他还真不是战五渣,就是个披着完美人皮的狼! 宇文玠—杀人诛心的邪魔。 白牡嵘—上兵伐谋的恶鬼。 二人为敌,天下大乱
  • 作者:三月棠墨
    【22岁的大四在读生喻橙被催相亲了!】 妈妈说:“高中不谈恋爱,大学不谈恋爱,都快毕业了还不谈恋爱,你想干什么?” 爸爸说:“小鱼鱼啊,优质的男人要提前挑选,剩下的没好货。” 相亲前—— 爸爸问喻橙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喻橙站在床上,大手一挥,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她手指划过墙壁上一排当红男星的海报:“譬如这些类型,我都挺喜欢……” 喻橙是个追星狗,最爱男神。 眼见爸爸的脸色越来越沉,喻橙连忙改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