珥笔茶食人

作者:芳苓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大魏嘉宁年间,百姓好讼争。又遇变法,宫廷诡谲,党争不断。 讼师女儿谢澜以缜密思辨能力,一步步从民间茶食人直登大内朝堂,成为皇家御用珥笔,由此结交了一群意气朋友,也得罪了权臣集团,屡招暗杀。 友,她敬;敌,她憎。 唯有苏棣这厮,授命与她一路相随,却又与她亦敌亦友。与她身陷尴尬中捉弄;情坠危险中相救,教她纠结难平。

《珥笔茶食人》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芳苓
    大魏嘉宁年间,百姓好讼争。又遇变法,宫廷诡谲,党争不断。 讼师女儿谢澜以缜密思辨能力,一步步从民间茶食人直登大内朝堂,成为皇家御用珥笔,由此结交了一群意气朋友,也得罪了权臣集团,屡招暗杀。 友,她敬;敌,她憎。 唯有苏棣这厮,授命与她一路相随,却又与她亦敌亦友。与她身陷尴尬中捉弄;情坠危险中相救,教她纠结难平。
  • 作者:芳苓
    她出自名门,天生丽质,却替妹下嫁给一个瘫子。原想委身柳府,安稳度日,岂料,更多险情日益逼近,面对城府的老太;阴险的姨娘,继母的奸计;包藏祸心的小叔子,她又该何去何从?本想休书一封,丈夫却日夜凶猛!此府究竟是她难以走出的恶梦,还是……
  • 作者:芳苓
    凭什么婚姻里,总是女人受委屈? 我偏偏不信这个邪。 苓的qq:2210754684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暖暖
    一代商业娇女假死在未婚夫与好闺蜜对狗男女手里。 果然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女人,只有听我的你才可以复仇!”封大总裁淡淡地说道。 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竟然成了权势滔天的封大总裁名誉老婆? 郑小暖抓狂了。
  • 作者:弥欣
    今天更新会晚一点。(10.15) 初见时,姜寻音静静地站在讲台中央,手里拿着教案,裙角被一阵微风带起,浅笑着的双颊嵌了两道酒窝的阴影,上课时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优雅纯净。 那时季循便明白了,她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后来某天,她在酒吧暗巷中将他救下。 她睥睨着眼前的小混混,话里满是不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老一套,现在的高中生还真是没点长进。” 姐弟恋,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男女主皆非善茬,介意
  • 作者:温昶
    通知:人间有事,请假两天:10.13-14,之后双更补上。 一个装淑女,清纯小白莲。 一个装霸总,人酷话不多。 蓄起长发穿上小白裙的贺明月遇到留着络腮胡性感高冷男友力MAX的顾铭烨。 心道:古人诚不欺我。 阅读小提示: 1、这是作者瞎几把放飞之作,喜恶随缘。 2、男猪脚身份涉及娱乐圈,但并不是重点,不会有太多着墨 3、顾铭烨VS贺明月=老司机VS老司机=小公举VS小公举,全程爆笑and污污污 4、
  • 作者:富十二
    公告:①日更一万!②留言随机掉落红包!③求营养液!接档新文《福系炮灰她许愿了!》求收藏! 末世大战,只开启变美废柴异能的夏安挂了。结果一睁眼,夏安发现她穿越到了一本女主三观不正的晋江小说中!而她穿越的对象还是病娇反派他亲妈!那位——身体娇气的跟豌豆公主一样,心灵也脆弱的跟水晶一样,只存活在众人回忆杀中的短命炮灰,女主她爸的白月光初恋兼反派儿子恨得要死的亲妈! 当穷逼夏安看着自己六位数的银.行.卡余
  • 作者:凤久安
    【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 娇羞守礼的小公主,哭啼啼下嫁戍边将军,原以为要嫁个虎背熊腰豹头环眼的草原狼,未料揭开盖头一瞧,红衣少年目若朗星,面如冠玉,正笑嘻嘻看着自己。 公主:“嗝……诶?” 说好的吃人妖怪呢? 这一世,他鲜衣怒马,张弓握剑,做了个开疆辟土的少年将军,为保家门平安,求娶公主,原打算与她相敬如宾,却不料揭了盖头后,一眼心动,为她倾情终生。少年夫妻,携手白头。 “晴兰,我做了个梦。”
  • 作者:情诗与海
    [综]爆豪樱子是万人迷 爆豪樱子,爆豪胜已的妹妹。 她有可爱的外表,美丽的名字,和万人迷的个性。 然而,她的性格……和她哥一样。 巴里安长大,斯库瓦罗教的剑术,Xanxus教的性格。 * “连我这种人都喜欢你们真的是太品位低下了——渣滓们——拿起你们的武器试着给我留下一个伤口让我兴奋起来啊!” “喂——你们这些垃圾——给我站起来打啊——” “啊哈哈哈你是说樱花吗?那种吸足了人类鲜血能开的异常美丽的
  • 作者:琴野楼
    林菜菜不知不觉穿越了。 这个世界看着和她原来的世界没有任何区别。 直到她发现这个世界不仅没有性生活,而且脖子以下暴露且接触就有可能怀孕?! 林菜菜:Excuse me??? 本文又名:穿越后我不孕不育了;新的一天又是三观花式崩坏的一天;我在平行世界科普生(性)理(教)学(育) 我的已完结原创甜饼: 她的小奶喵[电竞] 我男朋友是假的病娇 专栏内还有一些奇妙小短篇,欢迎品尝~
  • 作者:林雪灵
    乖戾嚣张的九中校草薛翊,人前人后都不是一个好惹的主,连校长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校内传闻,薛翊最讨厌两件事,等待和女人。 某日深夜,有人看到他靠在女厕所外的墙上,蜷着长腿,神态慵懒。 那人惊讶:“翊哥,你在这儿干嘛呢?” 他抬眸,嘴角不自觉地噙上了几分宠溺:“等我媳妇儿。” —————— 人人都以为薛翊养了一只小奶猫,可是后来发现,他才是那只被养的。 小姑娘嗓音一软,他就摇着尾巴屁颠屁颠地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