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落进风沙里

作者:北倾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通知: 文案:傅寻第一次见到曲一弦,是在西安。她隔着橱窗,在挑糖画。 第二次见她,在黄河壶口。她赤着脚,脚背沾了土,脏灰脏灰。当晚沿河留宿大通铺,她哼着曲,把行李搬到他上铺,问:“你下我上,没意见吧?” 第三次见她,她开着巡洋舰,在环线上带客,拉脊山顶又是风又是雪的,她坐在车里翘着脚,笑眯眯问:“事不过三,你跟我跑了大半个中国,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 更新频率:缘更 更新时间:佛更 开坑更多福利指路微博@北倾Loky~欢迎来勾搭。

最新更新90.89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北倾
    你懂吗?那种以一个人为世界中心的爱情。也许你会觉得这样的感情很荒唐,但在温少远走进她的视野里时,就注定她这辈子,都将追逐他。别人问她,这份执着究竟从何而来?也许就是第一次相遇时,他那如远山般悠远沉静的眼神。也许是他第一次牵住她的手,把她带离万丈深渊。也许是他从未放弃过她,而这些,足够她交付一生。这是一个治愈系的故事,会有纠葛,会有退缩,但更多的,是他的维护他的宠爱,她的勇往直前,她的无往不胜。#我
  • 作者:北倾
    电台轻微的电流声里,是听了五年的熟悉声音。 清润,雅致,无论是单词还是句子。 由他说出来便是婉转低沉,如入了心魔,销魂蚀骨。 随安然这辈子做的最靠谱的事, 大概就是因为一个声音喜欢上一个人, 再然后爱上了他的全部。 #谁说我,不爱你#温景梵养了一只猫,随安然也很喜欢。但他的猫也如他一样清冷,不太爱搭理她。她便问近在咫尺的他:它最喜欢什么?温景梵想了想,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额头,缓缓往下沿着她的脸颊落
  • 作者:北倾
    唐泽宸,这个身家背景不详却扶摇直上的男人,名动a市,风姿卓越,让不少名媛淑女趋之若鹜。秦暖阳不认识他之前,遥望远观心存警戒。可认识之后……在哥哥的“别靠近他,别好奇他,别勾引他”的警告里,还是越了雷池,勾引他了……#何处暖阳不倾城#一次采访,主持人违反约定问了她好几个关于唐泽宸和她的问题。她面上不动声色,等她说完......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鱼妙清
    当路小乔奋斗多年后,买房买车,带着老爸老妈准备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她重生了! 然而路小乔并不想重生! 偶然间发现看到妈妈送她的玉镯子,左眼能看见一圈光,路小乔才懂了——老天爷送她回来还给了她金手指,那是要她提早发财啊! 路爸:想当年,你太爷爷也是书香世家,有传承的。只可惜当年桑国……你太爷爷一家仓皇离家,只余下一张旧照。 路小乔指着照片后的藏宝图:……我家不是三代贫农根正苗红吗?! * 路爸:想当年
  • 作者:云上澜歌
    简西越在意外身亡后,因为与其他世界中众多渣男同名同姓而被系统所绑定,从而开启了自己的任务生涯:取代渣男,给与那些在原世界轨迹中因为渣男而命运悲惨的人们一个幸福人生。 一句话概括:将渣男扔来的黑锅洗白白。 阅读提示: 苏爽快穿,口感甜脆。 暂定小世界: 1.备胎已下线(已完成) 2.为你柏拉图(已完成) 3.他是凤凰男(进行中) 4.奶汪小鲜肉 5.我想求上进 PS:如果有小可爱喜欢这篇文,麻烦请收
  • 作者:烟猫
    ——接档文《豪门女主不好惹》 跌入穿书系统,江时凝不仅要当各种反派和配角的母亲,让他们重回正轨,还要在适当的时候‘死亡离开’。 五世轮回之后,最高段位的她终于可以返回正常世界了。 长得帅有钱能怎么样?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懒得理。 找茬的家伙们段位真低,真像书中套路情节,懒得理。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见到了熟悉的面孔。 皇帝/亲王兄弟:“母后,这一次由儿臣护着您!” 民国少帅/女文豪兄妹:“母亲,没关
  • 作者:似伊
    顾安安一觉醒来,来到了吃不饱穿不暖的七十年代,正遇见知青妈抛夫弃女的关键时刻,安安虎躯一震,“人可以走,票留下。” 知青妈虽然不靠谱。 好在她有个疼爱长女的父亲 重女轻男的奶奶 乖巧护姐的弟弟 分外忠犬的兵哥哥 外加一个随身超市,吃不完的精米白面 顾安安抿着唇,咧着一嘴的小白牙 七十年代日子好像也不那么难过嘛~ 小剧场: 突然有一天 顾安安发现自己特别招动物稀罕 她往大山里面一站 野鸡飞到头顶上,
  • 作者:施定柔
    一场生死的交换,一份未了的清单,一次错误执行的遗愿。 两个素不相识的女生,人生因为一次偶然的相遇而改变。 闵慧:“对我来说,爱上你是件很冒险的事。” 辛旗:“不爱我,更冒险。” 关键词:AI、科技、并购&整合
  • 作者:墨香
    父亲病重,恶毒的继母将她许配给一个痴傻儿。 凤清欢反抗无效,还被教书先生惦记,对她不轨。 他是村民口中恶霸一般的存在,在山中打猎为生,却大胆又细腻,救她于水火之中,娶她过门。
  • 作者:飞卿
    距今约五百年前,在冰岛以北的一处小岛之上,葡萄牙人曾经发现过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 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之上居住着一群病入膏肓的居民,他们像是悖逆了人类生存的所需一般,从来不曾相互交流,沟通,以至于整个族群,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语言,文字,他们的文明,建立在一种追逐与留恋之间的痛苦之中。 这种痛苦被葡萄牙人命名为“以勒”,同时以勒也是小岛的名字,小岛上的居民,也被命名为以勒人。 最为奇特的是,这种名为
  • 作者:静水边
    酒店盛世美颜小开攻&婚庆花店帅气潇洒老板受 “你的热爱伟大,它广博深邃,永恒,高高在上” “我的爱也许在你看来一文不值” “它只是一朵花,开的绚烂却短暂” “但那又如何,从出生到死亡,它一直热烈的绽放着,我就是这么爱你,像一朵花一样。” 特别鸣谢:底图由微博@谷木青雨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