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

作者:羊咩咩状态: 连载日期: 8天前

“你已经签字画押了,期限是一辈子。”男人邪魅的笑着,无视她脸上的错愕。 一纸契约,踏上了一条名为唐墨言的贼船。 一心想要逃离,却被他一次次逮回,狠狠惩罚。“再敢逃,这辈子都给我待床上!” 他是商场上的帝王,是情场上的暴君。 冷酷无情,却只宠着那个女人,不容任何人动她分毫。 “郁双双,我说过的,你的老公只能够是我。”男人霸道的将人搂在怀中,不留余地。

《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羊咩咩
    “你已经签字画押了,期限是一辈子。”男人邪魅的笑着,无视她脸上的错愕。一纸契约,踏上了一条名为唐墨言的贼船。一心想要逃离,却被他一次次逮回,狠狠惩罚。“再敢逃,这辈子都给我待床上!”他是商场上的帝王,是情场上的暴君。冷酷无情,却只宠着那个女人,不容任何人动她分毫。“郁双双,我说过的,你的老公只能够是我。”男人霸道的将人搂在怀中,不留余地。
  • 作者:羊咩咩
    “你已经签字画押了,期限是一辈子。”男人邪魅的笑着,无视她脸上的错愕。 一纸契约,踏上了一条名为唐墨言的贼船。 一心想要逃离,却被他一次次逮回,狠狠惩罚。“再敢逃,这辈子都给我待床上!” 他是商场上的帝王,是情场上的暴君。 冷酷无情,却只宠着那个女人,不容任何人动她分毫。 “郁双双,我说过的,你的老公只能够是我。”男人霸道的将人搂在怀中,不留余地。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余木木
    实习医生李峰获得先祖传承,本想安安静静做个医术高手,没成想,竟惹得美女院长、娇俏护士、大亨千金环绕周身……
  • 作者:瑶沐汐
    新书《前期婚宠:总裁,偏偏爱》来袭,婚宠热恋中。 乔曼睁眼的时候竟然发现是在火车上,她不是死在雪地了吗?还是被自己的妹妹气到吐血。 第一个看见的竟然是八零年代的大钟,第二个竟然是被他无情抛弃喜欢他十年的男人,他不是跟乔诗语在一起了吗?他不是绝情的跟自己说跟他结婚了吗?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开心还是难过她不知道。 姜苑博:失忆了三次,这个游戏还没玩够,现在竟然胆大的敢携带她的三胞胎逃之夭夭。 肚子里
  • 作者:佪亿
    在没遇到徐寒清之前,言希觉得自己不可能会轻易喜欢上一个人,可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 在一次次追求徐寒清的碰壁后,言希觉得很挫败,甚至很委屈。 “我追了你这么久,你对我真的一丁点感觉都没有?” 问完,看到某人一脸淡漠的神情。 言希眼眶红了红。 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徐寒清按了按眉心,轻叹一声,语气带着一丝无奈和妥协。 “过来,抱抱”
  • 作者:公子吃茶去
    (1v1,身心干净)那个男人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对他的小娇妻发号施令,“裙子太短,不准穿。衣领太低,不准穿。胳膊露太多,不准穿……” “混蛋,你是不是管太宽?”她问。 “我是你丈夫,不管你,管谁?”他得意的回答。 小娇妻精光一闪,“我亲爱的鬼夫大人,你连一个丈夫应尽的基本义务都没办法做到,你还敢自称是我的亲亲老公吗?” 男人眼神一变,我的亲亲老婆,是时候展现你老公的雄风了。 群:302273732
  • 作者:冷残河
    相传江湖上,有风水四大门,他们分别是杨、廖、曾、赖,其中杨门是天下风水龙头。少年杨棕榈因为机缘巧合,发现了家族的秘密,原来他的出生,是命运选择的结果。为了完成自我救赎,他毅然踏上那条坎坷的风水征途,立誓成为一代风水鬼师。
  • 作者:污乎
    “唔,好舒服啊…还要…”戚烈川摸了摸她的头,洗个热水澡而已,小猫的表情那么奇怪。 猫族大祭司的女儿夜离音是猫族青年心中的女神,颜值妖力都是同龄巅峰。 大祭司历劫之时,被暗害意外到了人间。 夜离音想,她真的不是故意掉影帝大人浴缸里的啊,只是听说他家的饼干超好吃,所以她过来闻闻味道… “小猫,你的尾巴能不能别乱动?” 夜离音傲娇继续摇尾巴,哼,本喵大人是你可以命令的吗! … 于是,她光荣的让影帝大人成
  • 作者:边玖月
    前世,她被废了十年还一样能靠自己发家,现在…… 手握灵泉,双亲健在,弟弟还安稳的在妈妈肚子里,她倒要看看那个顶了自己恩情的二叔一家是怎么能过上锦衣玉食生活的,玩不死他们算她输!!! 那个未来的首长大人,救命之恩不需要你以身相许啊! 别脱衣服,别脱,再脱打你了啊! 玖月的书友群:384133821(擅长农药,吃鸡,聊天,打屁!)
  • 作者:鱼酱二千
    “爵爷,不要!” “衣服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他一脸邪魅。 “对啊妈咪,我也只是蹭个热度,认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干爹,你至于那么激动地把水倒在自己身上弄湿衣服吗?” 天才萌宝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和小宝宝带到了妈咪的跟前,“看,认一送一!超划算哦!” 她看着眼前三个复制版,惊得花容失色,还没说话,他就把她壁咚,“你家孩子把你卖给我了,乖乖做我的老婆!” “先生,我们不熟!” “睡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