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温如故

作者:七懒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童故晚出狱没多久,为了还清债务,就准备把自己嫁了。 相亲第一天,才发现相亲对象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 “温先生,我想,大家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毕竟我没必要耽误你。” 她言下之意是这场相亲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毕竟她一开始想要相亲的动机就不纯,他却好像扭曲了她的意思。 “童小姐是嫌温某双脚残疾?” 童故晚深吸的一口气被他问的一噎,微瞪圆的杏眼有些僵。 “……我不是那个意思。” “温某虽然双脚不便,但能护童小姐下半辈子无忧。” ……… “温先生,我进过监狱,刚出来不久。” “我知道。” “我离婚,结婚的第二天。” “我不介意。” “我什么都没有,还负债累累。” “我名下有财产,足够你挥霍一辈子,如果你愿意嫁给我,我会替你解决一切债务。”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童故晚。

《他来时温如故》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七懒
    童故晚出狱没多久,为了还清债务,就准备把自己嫁了。 相亲第一天,才发现相亲对象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 “温先生,我想,大家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毕竟我没必要耽误你。” 她言下之意是这场相亲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毕竟她一开始想要相亲的动机就不纯,他却好像扭曲了她的意思。 “童小姐是嫌温某双脚残疾?” 童故晚深吸的一口气被他问的一噎,微瞪圆的杏眼有些僵。 “……我不是那个意思。” “温某虽然双脚
  • 作者:七懒
    可能是老天看她到死都还是剩女,所以可怜她一次性给了她三个! 老大:吃喝嫖赌 老二:偷鸡摸狗 老三:坑蒙拐骗 听说了这赵家三兄弟的德行后,原主死都不愿,最终死了... 因此便宜了这后来居上的陈某人!
  • 作者:七懒
    田禾是某个网站的责编,手下的作者没上百也有几十,就因为她否定了某个作者的新出炉作品,光荣的成了炮灰中的二等极品残废酱油。 对于某个无良作者的笔下极品酱油,田禾表示想改写炮灰的极品命运有点难度。 一觉醒来,面对穷途四壁的家,瞎眼婆婆,对她忌惮的夫家弟弟妹妹连带名声在外的泼妇名头,这个鸭梨就算变成冻梨也有点无济于事。 女主光环太刺眼,差点没闪瞎她24K钛合金狗眼。 别忘了,她是责编,她学了不下一百种宅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横立颜
    【正文章节为82章开始】你,会为那些早已被遗忘的错误,赎罪吗?如果那一切都是假的,那又怎么确定,遗忘的是真正的记忆,不是错觉呢?所谓的「既视感」什么的,所谓似曾相识的感觉,其实都是源自于大脑的「错觉」吧?那你觉得,这一切是否是错觉呢?试着想一想吧。【永远的七日之都】【一章2000~3500,绝不弃坑,前传烂尾,每周更新,只多不少,谢谢观看!】
  • 作者:于紫阳
    柳城人见人怕的陆家三少,陆为琛耷拉脑袋,怨气满满的瞪着女人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 “你哄别的男人睡觉,你还亲别的男人。” 顾影翻了翻白眼,“那个你口中的男人是你儿子。” “我不管。”人前冷苦冰霜的男人,此时像是后宫求宠的妃嫔,“今晚你得翻我的牌儿!”
  • 作者:半溪玦
    她像一条蛇一般地缠上来,吻得炽热; 却被他干净利落地推开,“顾相思,自重!” 她笑了,魅惑得像只妖精:“喜欢自己的姐夫,很无耻吗? 你是不是忘了,那晚我的衣服都是被你一寸一寸撕掉的!”
  • 作者:林暮暮
    出差途中发现老公出轨小秘书…… 安文从没有想过,她曾经梦想中的生活突然破灭,老公出轨,孩子父亲未知,净身出户…… 所有不敢想的事情全部发生,在绝望和痛苦的边缘间,席尧的出现,让她的世界里有了一丝的亮光。 帮她严惩欺负她的人,站在众人所仰望的高处,给她一切…… 安文以为,席尧便是她一生的归宿 直到那个自称是席尧妻子的人出现,安文才觉得荒谬至极。 原来到最后,她才是那个被戏弄的人。 …… 当她将心事藏
  • 作者:绿篱晚晚
    再遇,她是风光无两的女明星,他是调回榕城的帅气刑警。 “顾队长,好久不见呀。” 夜深人静,她主动到他家门口,可怜巴巴,想求复合。 男人薄唇紧抿,一言不发从她身边越过,然后是砰地一声关上门! “靠。” 南星没忍住爆了个粗。 —— 一场绑架案,她劫后余生。 缠绵过后,南星靠在床头,指尖一卷香烟,妩媚风情,“顾行洲,你说我今天要是真的死了……” 闻言,顾行洲瞳眸紧缩。 男人重重拥她入怀,力道大的仿佛能捏
  • 作者:梦三生
    “签字吧。”顾山茶将颤抖的手背在了身后,轻描淡写离了。三年,顾山茶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去爱一个人,最终惨淡收场。然而陆深有个习惯,喜欢一手控在她的一切,狠狠吻住了她的唇,“男人嘛,偶尔放纵一下。”三年后,她成了他放纵的对象,原余生长醉不复忧。
  • 作者:苏映刀
    她曾被判刑十年,罪名故意杀人。 六年后她被他捞了出来,他说,嫁给我。
  • 作者:古月依雪
    初见,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再见,他却要她嫁给他! “和我结婚,我帮你虐渣男贱女!”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你得对我负责!” 她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场交易—— 直到后来才明白,娶她不过是某人的蓄谋已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