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心总裁:爱有千千劫

作者:琴公子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小哥哥,我记得电视上都说,救命之恩,因以身相报,你以后是不是会嫁给我?” 病房内一个小女孩天真的对着病床上那个双眼蒙着纱布的男孩说道。 “嗯,长大后我娶你!” 男孩低着头认真思考了分钟,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 “真的吗?不骗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多年后!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看见都觉得脏!” 男人厌恶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绝情的话脱口而出。 凛哥哥,你不是说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吗? “乔乔,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我愿用我的余生还你一世深情!” ........

最新更新369结局

《蚀心总裁:爱有千千劫》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琴公子
    “小哥哥,我记得电视上都说,救命之恩,因以身相报,你以后是不是会嫁给我?” 病房内一个小女孩天真的对着病床上那个双眼蒙着纱布的男孩说道。 “嗯,长大后我娶你!” 男孩低着头认真思考了分钟,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 “真的吗?不骗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多年后!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看见都觉得脏!” 男人厌恶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绝情的话脱口而出。 凛哥哥,你不是说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吗?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洛砚
    每天在老板的床上醒来是种什么体验? 腰酸,腰酸,腰酸! 每天被逼着‘爬墙’又是种什么体验? 羞耻,羞耻,羞耻! 金主天天当老师,教她解锁各种新姿势,某天心血来潮,硬是逼着她在‘前夫’面前大秀那方面的能力。 “你说,是他让你爽还是我让你爽!” 苏眠终于忍无可忍了:“你给我滚!” 被威胁,被算计,被陷害是种什么心情? 苏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被误会,被抛弃,被伤害又是种什么心情? 苏眠:老娘再喜欢
  • 作者:南歌北舞
    陆彦庭——江城最难撩的高岭之花; 蓝溪——江城人美路子野的霸王花; 宴会偶遇…… 蓝溪狐媚一笑:“陆少可否给我一次撩你的机会?” 陆彦庭冷漠回绝:“少费心思,我对你这样随便女人根本不会产生兴趣……” 蓝溪不屑一笑:“陆少,话不要说的太绝,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后来,霸王花威力太猛,撩完就跑! 高岭之花食髓知味:“陆太太,现在想跑已经晚了……”
  • 作者:大梦一场de狗生
    从被仲厉诚接回家的那一刻开始,慕烟就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的命运!得罪不得、抗拒不得、逃脱不得。她是他的小白兔,乖巧懂事又听话。慕烟从没想过,他不是普通人,是一只大灰狼!大灰狼也不知道,以后的以后,自己有一天会一丝不剩地吃掉小白兔......
  • 作者:跃之妖妖
    足足有十年的时光,但凡谈起“时念卿”的名字,帝城所有人皆是羡慕又嫉妒的。 人人都知道,她是S帝国太子爷霍寒景心尖上最宠爱的宝贝,别人多瞪她一眼都是触了霍寒景的逆鳞,犯了死罪…… 可是,谁也想不到,时念卿成人礼的第二天,霍寒景从她的床上起来,一边慢条斯理系着衬衣纽扣,一边微笑着眼睛不眨把她送入监狱…… 帝城的人都嗤笑:霍寒景对她,终究不过是玩玩儿,腻了也就弃了。 而她,也是这样认为。 五年后,再次相
  • 作者:哆啦美梦
    世人皆说,郁商承遇上顾娆绝对是阴沟里翻了船。 “哦,是吗?”郁公子猛得将身下的人翻了个身,俯身狠压,唇角戏虐。 “翻船?在你身体里翻算不算?” 顾娆扬起妖娆的红唇笑得妩媚:“郁公子,你可真浪!” 郁商承是谁,榕城第一公子,身份尊贵,背景强大而神秘。 而顾娆又是谁? 闻者嗤之以鼻,一个厚颜无耻又心比天高的妖艳贱货。 踩着别人的尸体成就自己的野心,哦?这个尸体是她姐姐的,也是他郁商承的。 经年后,他那
  • 作者:程小树
    为了报恩,她甘为舞娘,忍受着虎狼之辈投来的猥琐目光。 直到,遇见那个谜一样的盲眼男人。 第一次见面,他把她按在草地上,邪肆魅语,“柔韧性不错,看来没少被开发……” 朝夕相对的日子里,他动不动就要把她给办了。 后来,他们天各一方。 原以为那场风花雪月不过是滚滚红尘中的一个小插曲,怎料,她和他之间的故事并未结束。 杳别经年,一夕偶遇。 他眯起了璨星般的明眸,温柔低哝,“骆骆,别来无恙……” 她躲避着足
  • 作者:喵骨
    他有寻不到的白月光,她亦有等不到亲密爱人。 一场意外让他们相遇。 传闻这位矜贵冷傲的大总裁—穆先生,取向特殊,是位深藏不露的“总攻大人”。 可是戚桑美却发现他和传闻不太一样,一撩就上火,越撩胃口越大。 最开始还只是对她的撩拨隐忍说教,到最后直接饿狼扑虎将她拆吃入腹。
  • 作者:七懒
    童故晚出狱没多久,为了还清债务,就准备把自己嫁了。 相亲第一天,才发现相亲对象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 “温先生,我想,大家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毕竟我没必要耽误你。” 她言下之意是这场相亲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毕竟她一开始想要相亲的动机就不纯,他却好像扭曲了她的意思。 “童小姐是嫌温某双脚残疾?” 童故晚深吸的一口气被他问的一噎,微瞪圆的杏眼有些僵。 “……我不是那个意思。” “温某虽然双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