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相思

作者:半支烟头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娱乐圈女神南初的幕后金主被曝光。 江城首富,低调神秘的陆公子却公然牵起南初的手:“南初是我养的。” 整个江城哗然。 于是,江城的传言成了南初是陆公子捧在掌心的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在南初真的以为陆公子爱上自己的时候,她却从神坛跌落。 黑历史被人挖出,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无措的在自己面前死去。 等待她的是陆公子带着人,再狠狠的补了她一刀。 医院里,医生拿着妊娠证明:孩子六周,要还是不要。 手术台上,陆公子赶到:南初,你要弄死我的儿子,我就弄死你。 南初却笑:一命抵一命,这样才公平。 陆骁,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从来不曾见过你——南初

《荼蘼相思》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半支烟头
    多年后—— 时小念再遇见顾南城的时候,他身边站着温婉的妻子。 而她却牵着一个钟灵敏秀的小姑娘。 后来,时小念的耳边不断盘旋着这人低沉缱绻的嗓音:念念,我想你的一切。 她还来不及回应,就已经看见这人牵着妻子举案齐眉。
  • 作者:半支烟头
    娱乐圈女神南初的幕后金主被曝光。江城首富,低调神秘的陆公子却公然牵起南初的手:“南初是我养的。”整个江城哗然。于是,江城的传言成了南初是陆公子捧在掌心的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在南初真的以为陆公子爱上自己的时候,她却从神坛跌落。黑历史被人挖出,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无措的在自己面前死去。等待她的是陆公子带着人,再狠狠的补了她一刀。医院里,医生拿着妊娠证明:孩子六周,要还是不要。手术台上,陆公子赶到:南初,
  • 作者:半支烟头
    她推开教堂的门,笑的娇媚:“傅叔叔,带我私奔好不好?” 傅骁只是低低的笑,看着她的眸光缱绻深情:“乖,别闹。” 一场婚礼,苏家大小姐,海城第一名媛苏念成了最声名狼藉的人。 —— 初见苏念,她是一个隐着稚气,却妖娆蛊惑的小妖精。 再见苏念,她是一个举止优雅,端正淑女的第一名媛。 “苏念,每天戴着不同的面具,你不累吗?”傅骁死死的把她抵在门板上。 苏念调皮一笑,手心滚烫的抚摸着傅骁的脸,吻着他的唇角: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叶怪怪
    在外人眼中,程雨瑶是贺云峥摆在家里的花瓶。 空有美貌,却出身不堪,上不得台面,更配不上那尊贵耀眼的男人,遭尽贺云峥的厌恶。 可实际上…… 夜夜欢宠,夜夜笙歌,男人就像是吃不饱的狼,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跟她在床上活动。 程雨瑶扶腰怒控诉:“贺云峥,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你这样算怎么回事!” 男人扬眉,欺身而上:“怎么会不喜欢?明明是喜欢死了。” 后来—— 直到那个女人出现,程雨瑶拿刀架在脖子上,含泪质问
  • 作者:晚风拂柳
    云城传言,千烟命好—— 一朝成名,成为万众瞩目的女神,有人眼红说她走红之后耍大牌,她就耍大牌给他们看,有人说她靠金主上位,云城最矜贵高深的那个男人就把她越捧越高。 有人说,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于是千烟距离巅峰一步之遥时,却突然息影,温南身边再也没有了这个人的踪迹。 “温南,恩怨不能两清,那就以命抵命吧。” “从此山高路远,各不相欠。”
  • 作者:花间公子
    她为了得到他,用了各种方法。跟踪、示好、表白、接近他的妹妹、与情敌为友、最后遍体鳞伤,亲眼看着他在她的心上刨下了一道道疤。 她又为了忘记他,又用了种种方法。逃避、拒绝、远离他的亲人、与好友分离、最后撕心裂肺,他依然稳稳的烙在她的伤口深处,一点点的啃噬着她的旧疤。
  • 作者:葛覃
    海城人都知道明家大小姐是个心机婊。 她不但夺了妹妹的未婚夫,还把妹妹撞成了植物人。 新婚夜,沈良夜扔给明大小姐一根黄瓜,“沈太太,慢慢玩儿。” 两个月后,明大小姐给更大的丑闻淹没了。 她跟黄瓜有了身孕…… 明玥以为,这世上最长的路是走到沈良夜心里的路。 可是当她披荆斩棘走来,他却伸手把她推入深渊。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 作者:九里墨
    -背叛挚爱的人,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倾尽所有,怎敌得过她一朝背叛。苏暖冷眼看着秦正铭被警察逮捕,他犹如困兽一遍一遍嘶吼着她的名字。那一声声被烈风刮过,字字诛心。换来的只是她决绝离去。再相遇,她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他是南城只手遮天的秦老板。水深火热中,他残忍的告诉她,她不配拥有爱。可是当他一层一层揭开她伪装的面具。才知道,她的心早就满目疮痍,血肉模糊,刀刀刻着他的名。
  • 作者:檀檀栾
    笑容,可以化作这世间最美的颜色。 可傅九思在经历了那一场事故之后,她的笑容就变成了每天穿上然后又换下的衣服…… 而郾城的人都知道,她傅九思就是温无相的一件衣服,高兴了就穿上,不高兴了就扔的远远的。 可偏偏,这样让人犯贱的关系却又矛盾的维持了整整三年! 有人说——她傅九思是温无相的掌心宝。 可又有人说——她傅九思其实不过是温无相无聊时一个可供消遣的玩物。 这些傅九思闻言都是轻笑带过。 随后淡然勾唇,
  • 作者:蒙爷儿
    颜雪回来了。 不二城里关于她的传闻很多,有两点错的离谱。 其一,她不是肖苍山那个吃软饭的男人养在外面的女人。 其二,肖苍山不软,他有多硬,她知道。 “肖先生,据说,我是性冷淡女。” “谁说的?” “十年前,你说的。” “嗯,我收回这句话。再说这种事,多做几次就热了。” 男非善男,女非信女。 他们不过是一段平凡的传奇。
  • 作者:耳叔
    <label>内容介绍:</label>她本是豪门千金,刺绣专业的高材生,然而一场破产风波,她被迫沦为那个男人的玩物。 从此,他成了她不可磨灭的噩梦! 两年时间,她用尽一切偿还,直到分崩析离之际,终于选择了逃离…… 四年后,她是法国著名的刺绣开发师,时尚界的宠儿。 却没想到,噩梦依旧。 男人擒住她的下巴:“陆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