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狠嚣张:王爷别乱来

作者:玉清清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一朝异世穿越,眸眼睁开变成人人口中唾弃的废物!爹爹不疼,庶妹欺压!还被家族驱赶! 世人谤她、辱她、轻她、笑她、欺她、贱她,且加倍奉还! 异世重生,毒针在手,毒药傍身,灵宠围绕,逆天修行,惹她试试? 渣女渣男胆敢再找上门?那就让他们断子绝孙好了! 渣爹敢来救人?那就让他有来无回好了! 一道圣旨下,让她嫁给残疾外加废物王爷? 世人皆笑,废物配废物! 正是韬光养晦好时机!只是这个残疾王爷修炼逆天,晋级的速度令她望尘莫及!即便坐在轮椅上也要缠着她做热身运动?呸呸呸,说好的残疾呢?

《毒妃狠嚣张:王爷别乱来》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玉清清
    一朝异世穿越,眸眼睁开变成人人口中唾弃的废物!爹爹不疼,庶妹欺压!还被家族驱赶! 世人谤她、辱她、轻她、笑她、欺她、贱她,且加倍奉还! 异世重生,毒针在手,毒药傍身,灵宠围绕,逆天修行,惹她试试? 渣女渣男胆敢再找上门?那就让他们断子绝孙好了! 渣爹敢来救人?那就让他有来无回好了! 一道圣旨下,让她嫁给残疾外加废物王爷? 世人皆笑,废物配废物! 正是韬光养晦好时机!只是这个残疾王爷修炼逆天,晋级的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贝初晞
    “慕兮兮,你不会真的觉得自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吧。” 慕兮兮眨巴着眼睛,轻笑着,“我生而为人,不修神仙道法,何谈成凰?” 嗯,名门慕家私生女配盛城顾氏的太子爷。 本是赛场亡命徒,摇身一变变金枝。 慕兮兮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她向来既来之则安之。 只是,众生安,她都未必能安。 …… 一眼钟情,一眼万年。 两颗心慢慢靠近,温暖,美好,甜蜜,捧如珠,奉如宝。 顾启致。 所有的所有,我都以为是你的深情相许
  • 作者:阅梁汪汪
    前世,为了所谓的爱情,她杀夫叛国,无恶不作,最终却被情郎亲手了结,抱恨而死……今生,她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虚伪庶妹,蛇蝎继母,恶心渣男,统统去死!她的温柔,从此只属于那个男人……
  • 作者:十九十九
    她本是高门嫡女,无奈痴心空付,到头来落了个满门抄斩、打入冷宫的下场。 含恨重生的她发誓,要让前世所有伤害过她和家人的人都尝到他们前世所受过的苦,哪怕拼得头破血流,哪怕面临血雨腥风,她都无所畏惧。 直到—— 遇到那人—— “算我怕了你了,你能离我远点吗?” “不能。” 那人勾唇一笑,一双桃花瞳亮得仿佛盛夏的繁星。“你该反省反省为什么会被我盯上。”
  • 作者:十一宫主
    她是现代迷宫师,一双巧手齐集万千智慧,让你身处迷宫不自知;他为一国君王,障眼不知心已痴,为她举兵异国,爱她如命! ——阴差阳错,她成了他的贴身“公公”,除了陪睡,其他大事小事都负责到底,包括每晚替他翻牌。 妆儿:“皇上,贵气大方的珍珠娘娘可好?” 皇上摇头。 妆儿:“那娇小玲珑的碧螺娘娘呢?” 皇上摇头。 妆儿狡黠一笑:“要不就那个拥有‘波涛汹涌’体型的娇柔娘娘?” 皇上随即把视线停在她身上同样“
  • 作者:如意无双
    “你是九王爷?” “是!” “那你还骗我说你是商人,你要和我一起开赌坊!” “你是内阁首辅家的小姐你还在赌坊内大杀四方,咱俩儿不是彼此彼此,再说了,我要不骗你,我怎么知道你给我准备了砒霜,鹤顶红,断肠散!” 红绡帐中楚凝瑛看着和自己拜堂成亲的夫君,咬牙鄙视着他,没想到男人的一句话,让她听了赶紧把手里藏着的药粉给缩了缩,要知道这些药可都是她让男人找来的! 关键是她原本打算谋杀亲夫来着!
  • 作者:橙以九
    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影后宋兮言,在夺得影后桂冠的当日,对外宣布息影。 没想到与青梅竹马十年的爱情却输给他跟当红女星一年的床第旖旎。 一夜之间,宋采薇人间蒸发,不知是死是活? 两年后,她突然出现在前夫的婚礼上。 “贺大少爷,你这二婚一结,那可就犯了重婚罪。” 陆隽尧看着这个敢跟他谈条件的女人八面玲珑,不知哪一面才是真的她? 他问她:“爱我,你怕了吗?” 她笑答:“巧了,我什么都不怕,就怕爱。”
  • 作者:檀檀栾
    笑容,可以化作这世间最美的颜色。 可傅九思在经历了那一场事故之后,她的笑容就变成了每天穿上然后又换下的衣服…… 而郾城的人都知道,她傅九思就是温无相的一件衣服,高兴了就穿上,不高兴了就扔的远远的。 可偏偏,这样让人犯贱的关系却又矛盾的维持了整整三年! 有人说——她傅九思是温无相的掌心宝。 可又有人说——她傅九思其实不过是温无相无聊时一个可供消遣的玩物。 这些傅九思闻言都是轻笑带过。 随后淡然勾唇,
  • 作者:半支烟头
    叶佳禾走过最深的套路,就是纪一笹的套路。 北洵城的女人还在千方百计的引起纪一笹的注意,叶佳禾已经登堂入室。 纪一笹挖好一个个坑,叶佳禾就一个个跳。 越是艳羡的爱情,越是悲凉的记忆。 那一夜—— 大雨滂沱,纪太太成了诅咒里的战利品。 没了光明,鲜血绽放成了罂粟花,掌心触摸的不过是那断了生息的婴孩。 从此,北洵城再没叶佳禾,只有纪一笹。 但却没人知道—— 叶佳禾早就是纪一笹心口的鱼骨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