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伴无言

作者:晚风拂柳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夏久安倒追言肆,整个S城的人都知道,有人说她一往情深,有人说她攀权富贵。 她不以为然,依旧整天追在言肆的身后跑,像一个战士一样一路披荆斩棘,清除掉了一路的障碍,以为这样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她啊。”言肆看向她的表情淡淡的,在众人的注视的目光中轻描淡写的开口,“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用尽了所有力气去爱一个人的夏久安终于攒够了失望,离开之时眉目温柔,挂着淡笑,“我骗过所有人,没骗过你。你相信全世界,却从未相信过我。” …… 消失了三年之后她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城市,抹平了自己所有的棱角,像一个落落大方、端庄优雅的名门小姐,也抹去了记忆里的那段故事,和那个人。 “安安。”言肆叫她,红了眼眶。 “别来无恙。”她轻笑,“言先生。”

《久伴无言》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晚风拂柳
    云城传言,千烟命好—— 一朝成名,成为万众瞩目的女神,有人眼红说她走红之后耍大牌,她就耍大牌给他们看,有人说她靠金主上位,云城最矜贵高深的那个男人就把她越捧越高。 有人说,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于是千烟距离巅峰一步之遥时,却突然息影,温南身边再也没有了这个人的踪迹。 “温南,恩怨不能两清,那就以命抵命吧。” “从此山高路远,各不相欠。”
  • 作者:晚风拂柳
    夏久安倒追言肆,整个S城的人都知道,有人说她一往情深,有人说她攀权富贵。 她不以为然,依旧整天追在言肆的身后跑,像一个战士一样一路披荆斩棘,清除掉了一路的障碍,以为这样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她啊。”言肆看向她的表情淡淡的,在众人的注视的目光中轻描淡写的开口,“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用尽了所有力气去爱一个人的夏久安终于攒够了失望,离开之时眉目温柔,挂着淡笑,“我骗过所有人,没骗过你。你相信全世界,却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狐狸先生W
    海城某年,温绾指认海城颇有名气的检察官贪污受贿。 一夜之间,名门容家不复存在。 容家养过温绾十年,不过是养了一条毒蛇。 那年,她为了心上人害了容家,为了心上人去顶罪坐牢。 海城人人骂她狼心狗肺,骂她蛇蝎心肠,诅咒她不得好死。 所以她结婚一年又离婚。 * 温家破产,她在前夫门外驻足了整整一夜。 “我以为他会很爱你,原来这也不过是你的报应。”容景深撑着伞,矜贵的立在雨中。 “二哥,帮帮我……”她抓住了
  • 作者:这座小城
    沈映棠爱宋淮钦! 所以在嫁给宋淮钦的头三年里,她不在乎他有多少的红颜知己,也不过问他的逢场作戏,只是用自己的方式一如既往的爱他。 她以为凭着一腔热血和义无反顾,就能换来这个男人的心。 直到有天宋淮钦为了初恋给喂她喝下绝育药,沈映棠才身心疲惫,万念俱灰,才发现宋淮钦是没有心的。 “宋淮钦,你心里有过一丁点我的位置吗?” “没有” 那时她看着宋淮钦依旧冷漠的脸,笑红了眼,说: “宋淮钦,二十年的感情,
  • 作者:希拉妮
    “我洗衣做饭样样拿手,川菜、粤菜、日式料理、法国大餐你想先吃哪个?保证娶了我你天天有口福!顾先生,跟我结婚吧?” “好!” 吸取第一段婚姻失败的教训,林奈二婚只想找个平凡人过日子。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看似平凡的小公司老板,摇身一变成了国内首富的第一继承人? 婚后,顾域看着自己面前一碗寡淡无味的清水煮面,问:“说好的法国大餐跟日式料理呢?” 闻言,他面前的小女人直接解开围裙,抬起长腿往桌子上一坐:
  • 作者:天下。
    夜绾绾瘪瘪嘴,一脸无辜:“我不要你,你身上阳气太重。” 阎烈挑眉,一脸坏笑:“不是正好吗?你阴虚之人,有我可以阴阳调和。” “咋滴,你还想双修!?”夜绾绾蹦起来,想要打他,奈何身高不够。 阎烈摁住她乱蹦跶的脑袋,轻笑道:“你要想,我也不介意。”
  • 作者:拈花拂柳
    <label>内容介绍:</label>被未婚夫和继姐接连算计,却阴差阳错的被一个霸气凛然的男人当成了别人送给他的礼物,被逼成为了他的助理。原本以为只是一份简单的工作,却不料在对方的强宠之下,丢了一颗心。当她敞开心扉爱上那个男人后,却意外发现,她不过是一个女人的替身。
  • 作者:甜酥酥
    沈歆妍爱陆占修五年,等来的却是他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他说:“沈歆妍,这辈子我爱的人只有苏向暖,你那么下贱,逼着我上你,那我成全你!” 他对爱人百般疼爱,对她却粗暴践踏,直到她怀孕,他冰冷的话语冷冷的浇熄了她的期待—— “把你肚子里的东西打掉,想生我陆占修的孩子,凭你也配?” 为救父亲,她苦苦哀求,最终只能亲手做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满以为他会就此放过她,却不想,她拖着血流不止的身子,亲眼目睹父亲在顶
  • 作者:迷战
    初见南霆,他芝兰玉树,校服加身。 我仰着头,将他奉为一生的神。 只是这一生还没过完,我便差点死在了他手里。
  • 作者:苏打女神
    我和裴钊睡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出轨薄止褣的时候,这人狠狠进入我身体的模样。 我羞耻难堪,却又阻止不了那种燥热泛滥的情动。 我被薄止褣一次次的占有时,我苦苦求饶:放过我,求求你。 薄止褣只会冷淡的看着我:做腻了,就放过你。 而镜子里出现的是——那个面若桃花,一脸放荡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