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作者:小庞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婚姻生活多年,丈夫在外猎女无数,丝毫没有已为人夫的自觉,只因嫌弃她是非处,不洁身自好。 “石书净,你的那片膜呢?到底谁帮你破的?” 想起自己的童贞,石书净的心忽然一紧,那个夜晚…… 如果百般忍让与包容,还是换不来婚姻生活的平静,那么秦白渊,“我们离婚吧。” 对她从不重视的丈夫咋一听闻她主动提出离婚,震惊之下恼羞成怒,各种恶语相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外面那个野男人的事,石书净,你这种女人就是贱,结了婚还去招惹外面的男人,难怪你不能保守童贞。” 也有尽力去维护过这段婚姻,可,难道只能走到曲终人散的叹息地步? “石书净,我可以不在乎这些!” 离婚后,悔恨万分的前夫跪地认错,然而,一切已经太迟,另一个男人已经冷笑着将她拐到自己的被窝里。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小庞
    第一次求他,她正值人生最绝望之际,放低了尊严,含泪相求。第二次求他,她给他跪下了。“求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因为,他逼她堕胎。共处了那么久,床上的温情脉脉,那些甜言蜜语,他能转眼冷脸,这个男人,真是冷情冷心,冷到,让她绝望。消失四年,她如重生,再见,她冷笑一声,恶意攻击。“真不好意思,我与你,不算太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作者:小庞
    人尽皆知,沈君斯最近又迷上了个新宠,他的惯病,贪新而厌旧! 贝萤夏清楚地记得,这个男人,当初为了得到她,究竟使用了多少不光彩的手段。 也有反抗过,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她被沈君斯硬压在钢琴上了,那一刻,百般屈辱,泪水只能默默咬牙吞回,穷人的命,总是太过低贱! 命运是什么? 命运就是沈君斯手中的玩物,他想上你,便上你,玩腻了,便一脚踹开。 只是沈君斯,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一份记录他重要秘密的档案,
  • 作者:小庞
    婚姻生活多年,丈夫在外猎女无数,丝毫没有已为人夫的自觉,只因嫌弃她是非处,不洁身自好。 “石书净,你的那片膜呢?到底谁帮你破的?” 想起自己的童贞,石书净的心忽然一紧,那个夜晚…… 如果百般忍让与包容,还是换不来婚姻生活的平静,那么秦白渊,“我们离婚吧。” 对她从不重视的丈夫咋一听闻她主动提出离婚,震惊之下恼羞成怒,各种恶语相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外面那个野男人的事,石书净,你这种女人就是贱,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蝶姑娘
    “一百万一个吻”他强吻了她,把支票塞在她敞开的领口; 再相见,他将她抵在卫生间里,气息滚烫:“我喜欢你不化妆的样子,还有嘴……” 她绵软的唤他小舅,他却在她的脖颈上留下红色的印记,宣告主权。 说好的假结婚,却领了红本本; 说好的互不干涉,老对她上下其手; 不但以她老公自居,还整天宠她要死。 “小舅,我好累……”诺颜在床上求饶。 “乖,叫老公,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 作者:乔万万
    19岁的苏暖暖是程遇寒捧在手心中的宝。 22岁的苏暖暖是程遇寒践踏在身下的床伴。 “苏暖暖,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样吗?” “为了钱什么都肯做的贱样!有多远,滚多远。” 苏暖暖滚了,不仅滚出了A市,还滚到了程遇寒再也找不到地方。 程遇寒全网通缉,让苏暖暖滚回来! 忽然,他刚下车,一个小包子朝着他滚了过来……
  • 作者:万人非你
    秦青谣从没想过,她会因为看了一本庶女逆袭奋斗成皇后的小说,被男二之死气晕穿越,成了小说里的一个小龙套——男二号的王妃! 第一次见独孤予,是在他们大婚当晚,秦青谣是新娘子,按照原著剧情,她会在独孤予陪客人喝酒的时候,跟情郎表哥私奔! 然后半路上被男、女主抓回来丢到所有宾客面前,让独孤予尊严扫地颜面尽毁,从此被打入冷宫、恩断义绝…… 夭寿了,不崩了这剧情,本王妃誓不为人!
  • 作者:霍九云
    京都最有钱最牛X的男人向你求婚你嫁不嫁? 陶乐乐:不嫁,绝壁不嫁! 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能配得上我高贵的男神! 可当一个又一个的现实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认命地嫁了。 男神接她领证那天,陶乐乐整个人都懵逼了。 嗯,跟她领证的这个男神绝壁是个假男神! 不然依男神一贯的品味怎么会看上她? 陶乐乐以为男神老公娶她即使无关情爱,总还会有一些往日的情份 直到一层一层的真相被残忍地剥开,她才知道这场婚姻有多
  • 作者:十六夜·仙神
    欧潇歌花季般的23岁,却被医生告知因患癌症,或将命不久矣,索性破罐子破摔,随手在街上抓一男纸吃干抹净,甩给他两块毛爷爷当小费。 本以为不会再见,结果……谁能告诉她,为啥她的主刀医生辣么像被她吃掉的男纸?为啥她的主刀医生会在她家和她爸妈谈婚期?为啥主刀医生总给她一种早已相识的赶脚?为啥这主刀医生背景辣么逆天神秘? 看在医生长的帅,有发展,有前景,回报高的份上,潇歌自我安慰,好好过日子吧,却意外发现癌
  • 作者:月色静好
    18岁那年,我将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一夜之后关系并未结束,我和他开始了长达两年的同居生活。 同在一屋檐下,却不知对方姓名。 我们是彼此最亲密的陌生人。 直到—— “从明天开始,我不会再来这套公寓。” “我知道了。” 正式宣告结束,才是真正的结束。 我爱上的那个男人,直至分开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 四年后再遇,一句“幸会”,我侥幸的以为那个男人已经忘了我。 可是为什么,在那之后他的一举一动
  • 作者:燕山夜话
    学妹说学校住的不方便,索性搬来和我同住,那天晚上,半夜起床,竟然看到学妹,穿着透明睡衣在晃荡!
  • 作者:若安
    婚前,沈慕橙拍着胸脯对俊美无害的男人保证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婚后,沈慕橙扶着老腰对邪魅狂傲的男人大声咆哮:“混蛋,我要离婚!” “离婚可以,不过你先前说要对我负责,那……就从现在开始。”男人不慌不忙地答道。 整个B市的人都知道,雷枭是个冷酷,狂傲,不近女色的男人,唯独只有沈慕橙知道,雷枭是个霸道,狡猾,吃人连渣都不剩地魔鬼,不仅凶猛,而且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