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爱娇妻,这个总裁不太冷

作者:雨沫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 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冷漠的看着她“哼!纠缠?你以为你还配吗?” 毫不留情的责怪、为难甚至是羞辱! 当她选择离开那一刻起他恨她,可再多恨也抑制不住的想她、念她……

《秘爱娇妻,这个总裁不太冷》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雨沫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 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冷漠的看着她“哼!纠缠?你以为你还配吗?” 毫不留情的责怪、为难甚至是羞辱! 当她选择离开那一刻起他恨她,可再多恨也抑制不住的想她、念她……
  • 作者:雨沫
    被姐姐下药,她深陷水深火热,逃得虎穴,又误入龙潭,再清醒过来时,慌知贞洁之身竟给了个这座城市最高贵危险的男人,落荒而逃,却被一次次逮回来,从此,身心都被掠夺……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米小狮
    唐小酥有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为了躲避这场婚姻,她想尽办法,可最后还是被老爹扔进了结婚礼堂…… 只是她万万都没想到,这个娶她的“老男人”竟然是那次她醉酒后调戏的帅大叔。 婚后,唐小酥处处受某人管制,他不但对她指手画脚,更不许她做这、做那。 某天实在受不了终于爆发,“陆隽秋,我要跟你离婚!” 某人却皮笑肉不笑,“想离婚可以,先把孩子生了。” 唐小酥瞬间懵圈,“孩子?” 后来的唐小酥才深深的意识到她根本
  • 作者:苏黎
    小三拿着我已孕的报告说我骗婚…… ……… 我嫁给郑皓是因为他儿子把我当成了亲生母亲。 某一天,婆婆突然拿着一张我曾生育过的报告来指责我我骗婚。 婆婆的刁难,丈夫的冷眼旁观。 当我彻底对丈夫死心之后却发现丈夫原来就是她一直寻找的人。 在临死之前给丈夫打电话:“郑皓,我就算变成鬼也要把你拿走的一颗心拿回来。” 当我怕涅槃而来的时候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痴心错付的傻女人了。 面对丈夫深爱的女人,我巧笑嫣然的说
  • 作者:鱼尾长摇
    渣男劈腿,嫁豪门却命丧新婚日,唐维维的前半生简直是一部灾难片。 本以为遇见谢东霆会是一场救赎,却哪知从此走向了万劫不复。 当她醒来,听见的第一个消息,却是—— 那个宠她入骨的男人,将要带着另一个女人走进婚姻殿堂。 在他的订婚宴上,无视那个一脸得意的女人,她碰着男人的酒杯,轻笑:“谢先生,你重婚了,知道吗?” “是吗,如果这样呢?”说着便伸手将女人拽进了怀里。
  • 作者:漠上竹
    苏婕有个致命的特点,靠近喜欢的男人两米之内就会发生自燃。 为此她不得不离喜欢的人远远的,二十七岁的高龄还没谈过一场恋爱。 原本打算孤独一生,可新来的上司竟然是多年前有恩与她的梦中情人。 第一次在会议室见面,苏婕大惊之下头冒青烟,不顾上司黑脸落荒而逃; 第二次接触时故意离他四五米; 第三次第四次…… 直到有次看到他躲进了喷泉里。 从小惯受女人爱慕的程塬受到史无前例的打击,对这个避自己如蛇蝎瘟疫的女人
  • 作者:浅夕颜
    “九千岁,我不嫁,一听就是个宦官!”这话是穿越之后沫诗缈说的,那年她十一岁,特狂妄的的宣布这一重大决定。 只是,那个宦官不是宦官,是皇上的第九个皇子,知道后的她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 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却偏偏又俊美如斯将她命脉拿捏的死死的。 “你救了我一命,本督自然是要用自己偿还的。” 可是,这妖孽的偿债方式也太特殊了些吧? “缈缈,若非如此,九千岁何以为九千岁呢?”
  • 作者:木子一九
    他是天之骄子,商界精英,冷心无情桀骜不驯的他第一次遇见这个女人,就被她的“特殊服务”搞的措手不及,一身狼狈。 遇上她,究竟是终难幸免的一场狭路相逢,还是命中注定的另类邂逅? 女人,屡次得罪我的下场,我会让你慢慢体会!他冷傲的脸上写满了不屑,“千万不要爱上我,否则你会生不如死。” 只是,当这场纠缠不清的感情游戏玩到了最后,生不如死的到底又是谁…… 不过是一场偶然的狭路相逢,却注定了凡尘一生,爱之无悔
  • 作者:小庞
    婚姻生活多年,丈夫在外猎女无数,丝毫没有已为人夫的自觉,只因嫌弃她是非处,不洁身自好。 “石书净,你的那片膜呢?到底谁帮你破的?” 想起自己的童贞,石书净的心忽然一紧,那个夜晚…… 如果百般忍让与包容,还是换不来婚姻生活的平静,那么秦白渊,“我们离婚吧。” 对她从不重视的丈夫咋一听闻她主动提出离婚,震惊之下恼羞成怒,各种恶语相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外面那个野男人的事,石书净,你这种女人就是贱,
  • 作者:蝶姑娘
    “一百万一个吻”他强吻了她,把支票塞在她敞开的领口; 再相见,他将她抵在卫生间里,气息滚烫:“我喜欢你不化妆的样子,还有嘴……” 她绵软的唤他小舅,他却在她的脖颈上留下红色的印记,宣告主权。 说好的假结婚,却领了红本本; 说好的互不干涉,老对她上下其手; 不但以她老公自居,还整天宠她要死。 “小舅,我好累……”诺颜在床上求饶。 “乖,叫老公,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