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骄宠:纨绔小王妃

作者:茶草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康裕王朝有三毒,王妃,王爷,还有狗。 王妃没事爱溜狗,人狗合作,打遍京城无敌手。 王爷没事爱杀人,一杀端一国,从来不带眨下眼。 世人称,绝配。 王爷冷哼:你跟八岁的媳妇绝配给本王看看。 文臣之女柳枂枂被指婚给康裕王朝战神王爷为妻,一时间轰动整个京城世家。 小王妃说:床是我的,狗也是我的,你可以走了。 某王爷:这是本王的房间,本王走哪? 小王妃说:王爷爱我,我爱狗,王爷也爱狗。 某王爷:来人,本王今晚想吃狗肉。 看着坐在墙头晃悠着小短腿的王妃,王爷发现,自己家的小王妃似乎跟外面传言的有些不像。 坐在墙头的柳枂枂叹气,这些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无聊过。 也就只能无聊的看着远处着火的房子,心里猜想着到底是将军大人家练兵场着火,还是丞相大人家后院着火了。

最新更新第337章 终

《邪王骄宠:纨绔小王妃》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茶草
    康裕王朝有三毒,王妃,王爷,还有狗。 王妃没事爱溜狗,人狗合作,打遍京城无敌手。 王爷没事爱杀人,一杀端一国,从来不带眨下眼。 世人称,绝配。 王爷冷哼:你跟八岁的媳妇绝配给本王看看。 文臣之女柳枂枂被指婚给康裕王朝战神王爷为妻,一时间轰动整个京城世家。 小王妃说:床是我的,狗也是我的,你可以走了。 某王爷:这是本王的房间,本王走哪? 小王妃说:王爷爱我,我爱狗,王爷也爱狗。 某王爷:来人,本王今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北极心
    他实在是太抢手了,她退后几步不是心甘情愿拱手相让,而是缓冲冲刺册。 奈何到他身边的这条路实在是太艰难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她从阴谋圈中挣扎出来,伤痕累累。却发现他原来早就喜欢着她保护着她。 但她伸手时,却为时已晚。 她扶额,“当你的女人怎么就这么难?” 他轻柔一笑,“我都不嫌弃你了,你还抱怨什么。”
  • 作者:文越
    乔薇,陵城的一枚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平头小老百姓一枚,父亲身患抑郁症,有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姐姐,全家靠着年纪五十多岁的母亲苦苦支撑勉强维持生活。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女强人,可以没有男人,不结婚,绝对不可以没有工作,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有自己的事业王国…… 身为陵城萧氏家族的接班人,萧陌然二十多年的生活,都是按照公司接班人的标准严格制定,爷爷 对他学习和生活甚为严厉,没有童年,只有枯燥的学习玩乐,只有
  • 作者:苏音
    叶亦冉,女,芳龄十八,父母双亡。 十五岁的时候,被自家亲大伯送给幼时定下的未婚夫,换了一千万的注资金,从此寄人篱下的她,开始为钱奔波。 一场上门求改评,让她和大自己十岁的男人,纠缠在了一起。 顾北宸,顾氏集团的总裁,叶亦冉的未婚夫,一个高贵冷艳的男人。 “顾北宸,你还要不要脸了?”叶亦冉咬牙切齿。 顾北宸嗓音沉闷的从被子中传来,“脸?那是什么?”
  • 作者:雁字回时
    南悦兮跟着大明星的男朋友私奔,前脚才踏进娱乐圈,后脚男友就劈了腿。 更倒霉的是她还…… “帅哥,一万卖不卖?” 帅哥高贵冷艳,“滚出去!” 她怒,“滚什么滚!你给我滚吗?” 后来她才知道,她惹上的那个陌生男人,竟是买下整个娱乐帝国的大BOSS——言厉行! 面对四面楚歌的各种黑,她势单力薄,无依无靠,只得自曝猛料,“对,我是潜了,不过我潜的是我们言总。” 夜里,被拖下水的言厉行捏起她的下巴,“黑锅我
  • 作者:雨沫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 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冷漠的看着她“哼!纠缠?你以为你还配吗?” 毫不留情的责怪、为难甚至是羞辱! 当她选择离开那一刻起他恨她,可再多恨也抑制不住的想她、念她……
  • 作者:米小狮
    唐小酥有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为了躲避这场婚姻,她想尽办法,可最后还是被老爹扔进了结婚礼堂…… 只是她万万都没想到,这个娶她的“老男人”竟然是那次她醉酒后调戏的帅大叔。 婚后,唐小酥处处受某人管制,他不但对她指手画脚,更不许她做这、做那。 某天实在受不了终于爆发,“陆隽秋,我要跟你离婚!” 某人却皮笑肉不笑,“想离婚可以,先把孩子生了。” 唐小酥瞬间懵圈,“孩子?” 后来的唐小酥才深深的意识到她根本
  • 作者:苏黎
    小三拿着我已孕的报告说我骗婚…… ……… 我嫁给郑皓是因为他儿子把我当成了亲生母亲。 某一天,婆婆突然拿着一张我曾生育过的报告来指责我我骗婚。 婆婆的刁难,丈夫的冷眼旁观。 当我彻底对丈夫死心之后却发现丈夫原来就是她一直寻找的人。 在临死之前给丈夫打电话:“郑皓,我就算变成鬼也要把你拿走的一颗心拿回来。” 当我怕涅槃而来的时候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痴心错付的傻女人了。 面对丈夫深爱的女人,我巧笑嫣然的说
  • 作者:鱼尾长摇
    渣男劈腿,嫁豪门却命丧新婚日,唐维维的前半生简直是一部灾难片。 本以为遇见谢东霆会是一场救赎,却哪知从此走向了万劫不复。 当她醒来,听见的第一个消息,却是—— 那个宠她入骨的男人,将要带着另一个女人走进婚姻殿堂。 在他的订婚宴上,无视那个一脸得意的女人,她碰着男人的酒杯,轻笑:“谢先生,你重婚了,知道吗?” “是吗,如果这样呢?”说着便伸手将女人拽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