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先生的第25根肋骨

作者:民国咕咕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和厉承勋的婚姻,是叶悠然求来的。 他身份尊贵家世强大,她是罪犯之女,与他门户悬殊。 嵘城的人都知道,他违抗长辈命令也要娶她,他们不知道的是,她和他只是契约婚姻。 婚后,他对她是真情假意,是逢场作戏,还是图谋诡计,她从来都没看懂过他。 她以为他没有心,可他却为了救她,铤而走险,为了维护她工作上的名誉,他跟媒体死磕到底,为了替她父亲洗脱罪名,他甚至众叛亲离。 可是后来,他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把大腹便便的她送上手术台…… …… 从被家族驱逐到卷土重来,从一无所有到站在嵘城之巅,厉承勋的奋斗史成为一代人的榜样。 站在领奖台上,对着镜头,他褪去骄傲,“叶悠然,我厉承勋从不做赔本买卖,却屡屡为你破例,你说,这是为什么?” 我从来不是随便的女人,却随随便便嫁给了你,你说,这又是为什么?——叶悠然。

《厉先生的第25根肋骨》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民国咕咕
    和厉承勋的婚姻,是叶悠然求来的。 他身份尊贵家世强大,她是罪犯之女,与他门户悬殊。 嵘城的人都知道,他违抗长辈命令也要娶她,他们不知道的是,她和他只是契约婚姻。 婚后,他对她是真情假意,是逢场作戏,还是图谋诡计,她从来都没看懂过他。 她以为他没有心,可他却为了救她,铤而走险,为了维护她工作上的名誉,他跟媒体死磕到底,为了替她父亲洗脱罪名,他甚至众叛亲离。 可是后来,他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把大腹便便的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狂奔的犀牛
    我做了五年家庭主妇,全心全心陪孩子,照顾老公。 他突然带回一个小三儿,说要离婚。 我咽不下这口气,不同意离婚。那些说既然没感情了就分开的人,纯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全职主妇这几年的付出,不只是时间和精力,还付出了自己在这个社会上不可多得的发展机遇。 我决定反击以后,遇到了一个忠犬小师弟。他是我打离婚官司的律师,也是我的小狼狗。
  • 作者:端木摇
    新书《少帅,劫个色》已经发布。《太子殿下有喜了》系列文第二弹。 第一次相见,他被她强吻;第二次相见,她撞见他在药浴;第三次相见,她当街拍卖他的贴身衣物。 他是当朝太后都无法撼动的燕王,冰雪之质,清贵淡漠,谪仙一般绝尘于世外。 她翻了个白眼,默默吐槽:装高冷会遭雷劈的。 只有她见识过他的狠辣暗黑、诡谲善变,以及那张绝色皮囊之下的经天纬地之能。 她怒摔大袖,“你时而热情如火,时而冷漠如冰,时而拒人于千
  • 作者:南春
    陆小凉5岁时被亲妈从二楼扔下去,那年沈书辞11岁,在地震中失去了父亲。 陆小凉8岁时成天因为考试吊车尾挨藤条炒肉片,那年沈书辞14岁,考上了协和医学院。 陆小凉11岁时钢琴过十级,那年沈书辞17岁,去美国继续深造。 此后,陆小凉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是能有一张飞去美国的机票。 陆小凉17岁时改了志愿要考协和护理系,那年沈书辞决定留在美国再也不回来。 陆小凉24岁时成为省协和血液科的一枚小护士,那年沈书辞
  • 作者:端木摇
    作为一只萌萌哒的小兽,无邪表示,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她招惹了奸佞权臣——魏国右相大人,从此逃不出他的五指山,被虐得死去活来,被宠得人神共愤。 右相大人邪魅狂狷,丧心病狂,每日抱着一只似狐非狐、似兔非兔的幼宠出入皇宫、入朝议政。 右相大人抱幼宠同床共枕,伤了无数名门闺秀的芳心……
  • 作者:兰月熙
    傅冷香是千金贵女,曾经调香弄粉,七窍玲珑心。优渥家世,如意未婚夫,一切美满如意。 但不成曾想香可调,命运不可猜。一朝女尸案牵连,傅家满门皆灭,她历经艰险逃出升天。为报血仇,傅冷想改名换姓为安如锦,毅然踏入深宫。 宫门深深,皇朝换代血雨腥风。深沉冷酷的汉王萧应禛,邪魅风流的齐王萧应瑄,双龙争嫡,你死我活。有缘无分的未婚夫苏渊公子不期出现,更增变数。 她深陷其中步步惊心,阴谋阳谋接踵而至。 一双调香手
  • 作者:枇杷花开
    21世纪军医穿越重生,她成了被打蒙塞入花轿的相府二小姐。 重活一世,一睁眼就是王妃,还有比这更豪华的馅饼吗? 可惜,这馅饼有毒。 新郎官,他、他、他,他怀孕了! 瞧瞧那明显隆起的肚子,纪纤云脸都绿了。 她是大夫没错,可,给男人接生,她真不会啊。 “毕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要不要送进来给你看看?”,面对虚弱的某王,纪纤云好心询问。 故意取笑他!某王冷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必!” 磕磕绊绊,日子
  • 作者:竹砚
    钦天监说:唯有她可以护佑皇太孙避过三灾四劫,安稳登上九五至尊之位。 一语成谶! 三场危机四伏的宫廷政变、几番前路未知的生死诀别,爱恨纠缠的前朝旧怨、阴谋诡谲的朝堂纷争、杀人无形的后宫争宠,她赌上性命去护佑他与他的江山安稳、天下社稷! 钦天监算到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到,一步一步踏血走来,她成了他最大的“软肋”,也成了他一生的“劫数”。 长安宫,本寓意一世长安,患难过后,她却被他硬生生折断翅膀,其实,早
  • 作者:西风灼灼
    江偌成为陆太太,纯属是在陆淮深被拿捏着短板的情况下,不太愉快的商业联姻。 本以为陆淮深这种人最厌恶别人威胁,那时他却答应得爽快。 之后,陆淮深联合心上人的父亲,里应外合扳倒江家掌舵人,从江偌和他结婚那日算起,用时不到两年。 江偌与他死磕到一无所有时,陆淮深却是事业有成,江山美人。 后来,当江偌音讯全无,在不为人知的阴暗角落受尽折磨时,每个沉寂下来的夜里,陆淮深看着她的照片,听着她曾唱过的歌才能聊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