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我为凰

作者:千苒君笑状态: 连载日期: 7小时前

沈娴穿越成了一个傻子,被赶出家门、毁去容貌不说,肚子里还揣了个崽!丈夫另娶新欢当日,她登门贺喜,狂打新妾脸,震慑八方客。没想到新妾处处跟她飙演技——弱鸡,就凭你?也配给自己加戏?渣男还想虐身又虐心——抱歉,从今往后,我沈娴你高攀不起,纵使有一天你跪下来,我也会把你踩在脚底。还有那谁谁谁,别拦着我找第二春,谢谢。

《千秋我为凰》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千苒君笑
    沈娴穿越成了一个傻子,被赶出家门、毁去容貌不说,肚子里还揣了个崽!丈夫另娶新欢当日,她登门贺喜,狂打新妾脸,震慑八方客。没想到新妾处处跟她飙演技——弱鸡,就凭你?也配给自己加戏?渣男还想虐身又虐心——抱歉,从今往后,我沈娴你高攀不起,纵使有一天你跪下来,我也会把你踩在脚底。还有那谁谁谁,别拦着我找第二春,谢谢。
  • 作者:千苒君笑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个倾国之色,一个桀骜不驯。 一个是高贵雍容的四皇子妃,一个是被逐出京的叛逆庶女。 一场举世隆重的婚礼,她眼睁睁看着对她许下承诺护她一世的男子错娶了孪生亲姐…… 六年韶华,她乘着风雨归来。
  • 作者:千苒君笑
    一位是被迷晕抬上花轿送入皇宫给年轻病帝冲喜的代嫁皇妃; 一位是当朝执政三年的风云人物摄政王。 堂堂法医,身中下三滥媚(蟹)药,被堂妹陷害欲毁清白; 十六岁的身子里包容着一颗三十岁的心,她早已过了矫情的心理年龄; 于是关灯拉窗帘,男人拖上(蟹)床。 为此,她成为冷宫弃妃。于是她重拾身家本事,医术了得、断案无双,重获自由,努力地朝他靠近。只为了问清楚:那夜里,深入她宫闱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他? 原以为她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要你命四千
    张天志是一个容易安于现状喜欢怕死的小胖子,四年前莫名其妙的来到了漫威世界中......当时绿巨人正在搞破坏,九头蛇的党羽和政府正在干架,据说总统都差点被绑走了。张天志险些没被吓疯吓死,这个世界可怕啊!现在他捡了狗屎运一样成为了世界最大图书馆的管理员,他只想抵死在图书馆老死。
  • 作者:馨小玥
    她一直以为嫁入豪门就意味着开启了幸福之门,可是,姑娘,你太天真!她连做梦也没想到,婚礼那天,她的新郎竟然逃跑了。婚后的生活,她独守空房寂寞空虚冷,他却在外面桃花朵朵开。就在她心寒至极,赌咒发誓要离开他之际,他却来了个惊天大逆转。欧晓灿,我爱你。爱来得太晚!你告诉我,被伤透的心,该如何死灰复燃?
  • 作者:梦亦凡
    为了替姨妈治病,我代替双胞胎姐姐和她过世的未婚夫举行冥婚,就在当天夜里,霸道鬼老公突然出现,不仅想要我的心,更过分的是,他还想让我给他生个孩子……
  • 作者:黑金烤漆冰箱
    你梦见蛇过吗?我梦到自己掉进了蛇洞里面,被一群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蛇给围住了,猛然间,一头蛇的舌头就顺着我大腿根部钻进了身体里……匪夷所思的倒霉人生就此开始,我,顾星,才刚刚上大一的小嫩苗,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呢,居然就怀!孕!了!家人想尽办法要拿掉我肚中的鬼胎,当我被推进手术室,准备做人流的时候,那个长得过分好......
  • 作者:冰山
    为了让残疾的哥哥振作的追回真爱,他给了她五十万,给她爸爸治病。为了报恩,她嫁给了他还债。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平凡女人,嫁给京城里最放荡不羁的特种兵王,一个似狼,一个似小白兔。可到了他的豪宅,每每夜晚,迎接她的,都是另一道陌生的气息。他在替兄娶亲?他说:哥,她是你的惊喜,却是你的警钟,仅此而已。他还说:哥,我告诉你,这个女人我是不可能让给你的,你想要什么,就自己振作起来!爱恨纠葛,谁能够降服谁,谁会先失
  • 作者:暮色清歌
    穿越异世,沈云霏还没站稳脚跟就被叔父卖给了端王爷的傻儿子,既然不让她好过,她就要把这沈家闹得鸡犬不宁,不让任何人好过,虽难逃嫁人命运,却发现自己并未嫁错人,王爷虽傻却百般讨好自己,十分听话,公公婆婆更是对她宠爱有加,啥?皇帝猜忌端王造反要灭全家?哼,谁敢伤她沈云霏家人一分,她就让谁倒霉十分,你灭全家,我让你改朝换代!
  • 作者:烟淼
    梁京城最近出了两件怪事。 第一件事情,一年多前被御医诊断已经死掉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入殓下葬的安国公嫡女沈青黎竟然又活过来了。 第二件事情,这个沈青黎一活着回来,就拦住了东厂大都督陆淮起的去路,自荐枕席,要给他一个太监做妾。 陆淮起一直觉得他一个男人冒充太监当上东厂都督已经够奇怪了,可他新收的小妾似乎比他还要奇怪……
  • 作者:明月最爱衣香
    爹不喜,娘不悦,嫡姐整日欺负她不说,还要抢她的未婚夫? 呵呵呵,有种来抢啊!抢走算你的! “吾心唯一人矣,尔等退散。”帅得一脸的凤家三公子,昭告天下。 算计她的,她不会放过,欺负她的,她定难饶。 当某只成功算计到她的时候,她终于怒了。 “娘子勿怒,为夫为你算了一卦,发现你命缺一物。”某男淡淡的扫了抓狂的女人一眼,微不可察的勾起唇角。 某女一惊,最是忌讳:“缺什么?” 某男镇定自若,眼底笑意更浓,“